僑社新聞

大華府北大校友會雲端講座第二期報導

【華府新聞日報訊】堪稱“美國有史以來意義最重大的一次總統大選”剛剛落幕,副總統拜登以多數票和選舉人票當選。美東時間11月14日晚8點半,大華府北大校友會特別邀請到兩位重量級的投資界校友,86級電腦系的郭勝北和葉曦,在Zoom雲端和華府、以及全美北大校友坦誠探討大選之後的財政和貨幣政策,經濟走勢和投資方向。兩位傑出校友撥冗熱情參與校友會聯動,特別聲明,分享觀點僅僅代表個人,不代表校友會立場。
郭勝北校友從北京連線。他是天風證券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擁有將近三十年華爾街投資銀行和對沖基金領域、以及國內券商投資和交易部門的管理和投資經驗。郭校友不僅是北大電腦系的傑出校友,還獲得了美國沃頓商學院的 MBA 學位以及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理科碩士。郭校友一直熱心參與校友事務,曾任北大紐約校友會理事長。
郭校友邏輯縝密、專業性強,深入淺出的講解了以美聯儲為代表的新貨幣體系的管理方式、其對應全球通縮壓力的方案,並對新的財政和貨幣協同方案能否實現通脹預期做出了研判。在郭校友看來,宏觀背景是一個大趨勢的起點、或轉捩點。目前,政府或者金融體系對抗持續的通縮壓力(disinflation或deflation)。其中,物價漲跌是一個簡明的指標:刺激物價上漲的因素有信貸擴張、投資熱情上升;壓制物價上漲的因素有科技進步、老齡化、大宗商品持徐低價等等。美國的貨幣體系高度依賴于美元的交易特徵,對流動性的要求非常高。一旦出現信貸體系的收縮,壓力是不可想像的。08年起美聯儲實行量化寬鬆(QE),但很多人對它的理解有偏差,簡單理解為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擴張。這其中有多重因素:既有對銀行的短期流動性支持,也有2008年開始、2014年才結束的第三次量化寬鬆,美聯儲直接投放800億國庫券(treasury bills)和400億抵押支持證券(MBS)。這一輪的QE是財政QE,也將會是未來的一個趨勢,即重視財政在創作通脹過程中的左右。因為美元貨幣供給量不足,而管道又不暢通,美國連年維持高赤字、高財政刺激。解決的力量有二:一是通過央行投swap line來提高國際流動性,二是設置美元分層結構,中間是美聯儲,周邊是BOJ、BOE、ECB等六家頂級西方商業銀行。
當講到校友普遍關心的股市走向,郭校友分享了自己的幾點觀察: 1)總的來說市場利好,短線交易中,交易方法的重要性比宏觀趨勢更大;2)黃金是長期牛市,但隨著名義利率上漲會震動,直到實際利率長期為負時,會上漲;3)債的上漲已經快至頂;4)美國股市不會空,但會出現價值和成長股的重新估值如近期科技股的向下力量就是一個表現。
葉曦校友從紐約連線。葉校友是高盛集團商業銀行部(MBD)董事總經理,該部門作為高盛替代資產管理平臺,管理著700億美元的公司直接資本和600億美元的協力廠商資本。葉校友主要致力於投資組合平臺管理,宏觀風險管理和資本管理。葉校友不僅是北大電腦系的傑出校友,還獲得了哥倫比亞大學的哲學碩士學位。他也一直熱心參與校友事務,曾任北大紐約地區校友會主席,還發起設立了長島獎學金,資助優秀後輩赴美留學深造。
葉校友謙和爾雅,首先聲明自己是應主辦方要求,“大膽”聊聊大選這個敏感話題,希望校友能透過現象,反思大選對美國經濟走向的影響。首先,葉校友回顧了特朗普四年執政對美國經濟和經濟政策的影響:第一點也是最顯著的,是America First的思維已經根深蒂固;第二點是特朗普作為King of Debt, 與傳統共和黨不同,在經濟政策上更趨向于利用杠杆效應發展經濟,這對共和黨的未來有長遠影響;第三點是中美貿易衝突可能不會因藍或紅執政而發生根本變化;第四點是特朗普敲響了unbalanced, unchecked 國際化的喪鐘。
再從拜登角度來看。很多人認為,2020年總統大選是特朗普和特朗普自己的競選,換言之,是反川人士和挺川人士的較量。民主黨人對開票結果的微弱差別是失望的,而且目前看來參議院也很可能保持共和黨控制,拜登政府面臨的施政阻力會很大。2008年金融危機後,美國公司經歷了十年調整,其公司結構、債務結構都呈現了近幾十年來最良好的情況。因此,COVID的影響是短期的,疫苗的出現會增強金融界的信心,從利率和股市走向來看,對明年的預期都是復蘇。最後,葉校友發表了他最大的擔心,既民主黨上臺後,中美貿易戰是否會上升到意識形態衝突,值得密切關注。
110+多人報名參加了這次活動,除了華府的校友和朋友以外,還吸引了來自加州,猶他,麻省,佐治亞等地的校友踴躍報名。

Categories: 僑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