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散文怡園】藍山林淺花叢深

(【散文怡園】第25號)

作者: 山林

        澳大利亞紐省的藍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區有三大重鎮——卡通巴(Katoomba)、廬拉(Leura)、布萊克希思(Blackheath),之中的布萊克希思,直譯黑荒地。因佔山為王,在海拔1065米以上,逐為藍山最高鎮。而桉樹茂盛連理,草木興旺逶迤,滿世界狂野幽綠勝藍顯黑,二百多年前,令騎馬視察城鎮的麦考瑞州長擬人化稱為洪荒上一張燒糊的野性臉。於是,1815年就敲定大名布萊克希思,黑荒地,瀟灑一點,黑色荒原。

       黑色荒原在一百五十年前就通了火車,加上已有的城鄉馬路和後來更加通泰的高速公路,除了林木,陸續長出近代人類居住使用的各種各款建築物。往往伴有由各式交通工具運來的專業人工,精心打理各式各樣的花園,一些個海棠、桃樹、紫藤、梅子、金合歡、櫻桃、瓶刷子等等馴化樹,就在道旁院角開出一身的姹紫嫣紅。也是移民來的楓樹,尤其日本種的小葉楓,更不改本色繼續生長勝過花兒的掌狀紅葉,致使根深葉茂的正經主樹,尤加利樹,即桉樹,反淪為沒顏沒面的背景樹子,山麓裡任是招搖表現,沒人在乎。

        許是不甘,桉林尤任芳香油質细滴遍撒,讓光線漫射,自家罩在淺藍中,於是夢幻般繚繞山谷的藍煙藍霧不僅繼續招蜂引蝶迷惑土著,還成功俘獲移人芳心,不僅得了藍山名,伊麗莎白二世女王還欽點為世界最美的地方。尤加利樹,奈你何如!

        大話少扯。其實引定居鎮民競自豪的黑青藍氤氳,果真令黑荒地靜謐神秘。豈料大大小小的鳥雀林樹裡嘰啾吟唱,和能築路蓋房的移民必然宣示自己存於此沒什麼區別。春季,不知幾時在山澗桉林裡播種的大片杜鵑開花了,間中少不了山月桂、山茶花等。不同於庭院植株,統統開成了野花狀,野杜鵑,野山茶,品種不一,顏色不一,但屬暖色系,火色,能夠燃燒整匹山,整個天,燎桉林退避三舍,林淺花叢深,撩煞諸人也。這開遍“火”花的山谷被命名為杜鵑苑(Rhododendron Gardens),而非杜鵑山。

        熟知《杜鵑山》的華裔外人知此聖地的不多。

        我是其一。

        某日,聽新洲作協的田沈生君說起這麼個地方,某天便與老公一起追隨而去。殊不知作協的張勁帆君也在其中,殊不知更有四十來號賞花大員捷足在先。田花翁介紹隊伍的義務領導也即攝影師的楊花翁,每週二和週五,由楊花翁導遊,藉紐省便利的公共交通網絡,流連大悉尼內外各處風景名勝市鎮,同好者多逹六十多人,皆為華胞,并來自各個階層。若遇什麼不適,也有二十來員不離不棄“相忘於江湖”。如此十數年如一日,深度領略紐省大好河山,不亦樂乎!我眾同胞真會生活,太會生活,比如這次,我們春遊的指路人田沈生夫婦就已是第三次造訪杜鵑山——與那山無關,意猶未盡,為來年賞花埋下伏筆。

        那天,我們遊到黃昏。驅車回家已經天黑,身心卻分外放鬆,不勞疲乏。之前太陽剛偏西,和两位作協大佬(乃張、田二君之戲稱,皆文筆不俗作品豐厚)、楊導以及大隊人馬分手以後,兩人邊走邊玩邊賞道傍的私宅花園,似乎很快就回到杜鵑苑。再愉悦細遊,與不期而遇的遊人招呼,我居然在洗手間巧遇一位矮胖的白人老太太,一張和藹的粉紅圓臉,七分的尋常;而三分不尋常,是自我介紹叫*維吉妮婭.高,畫家、詩人,從悉尼海濱熱城曼利挪到這兒,一居七年,無意搬離,更不會停止寫詩作畫熱心公益之類。在聊天聊地聊生平之中,我得到最有用的信息,此苑此山,每年最漂亮的景當屬這春季的杜鵑花開——田花翁早指手畫腳闡述我們也眼見為實的花山、花海、花瀑布。立刻決定明春也要再來。畢竟大山林子裡世外桃源的花潮還是首回遇见,值得年年來相遇。在苑內的小商店外,女藝術家又和我老公相遇,又聊了一通。

        回程時在黑色荒原镇中心,去當地人推薦的街角小店啜咖啡品甜點,英式老落地窗一眼看穿,街對面一處城門式白建築物的一面墻,藍底花草線條分明,色彩斑斕,艷麗無比,自尋思又是哪位的塗鴉作,人煙稀落的市政廳通常愛這種熱鬧童兒畫。回看窗內左角落,環繞小圓桌坐仨婦女飲咖啡,分明老文青,相談甚歡,常被遮住的那位,亞裔,髮短賽過男士,氣質很貼女作家施國英大範兒。直到幾天後我查網得知,實在是我夫妻不識泰山,合著漠視那壁畫,卻是該镇最驕傲的藝術大展之作,由澳中意三國引以為豪的獲獎無數的世界級女藝術家珍妮.基(Jenny Kee)設計,鎮子百姓在一九八五年選代表慎重描畫。珍妮.基的繪畫和時裝設計的風格以色彩濃烈著稱,所以,那畫作至今如新。料不到的還有,其父華人,其母意大利人,她自己就長了偏向父親的亞裔臉,並且也留短髮。我頓時認定珍妮.基就住在黑色荒原鎮附近的某幢舊而艷的房子裡。看來這地方絕對隐者勝地。隐,藝術的、人類的高尚特質,隱而靜而思而悟而慧而哲美無窮。

        而幾天後,我的電子信箱裡黑體字顯示維吉尼亞. 高女士送來一席話。著實驚訝收件人。泛泛的一面之交,卻交來信守承若的藝術家,她寫到:

        “這是我最新的一首詩。詩意有点悲傷,但却是真的。你丈夫讓我想起了一位智慧達人。”

        隨後就是這首詩,我試譯如下:

瓦勒迈,永立的岩石

淡淡

微紅的

花崗石岩

兀自高聳。

披銀的灰色石塊,

也高過了兩米。

四處走走,擁抱每一塊堅硬的石頭

邀請親密的身影,

驅逐所有的陰霾。

悄聲告別荷槍抹去古老種族的大兵們的記憶,

族人已經離去,家園不復存在。

可是*温德雷迪恩,偉大的勇士,手握燃燒的火棍,抗爭

點燃熊熊煙火,引領烏拉德魯部落回歸家鄉

絕不屈服。

部落學習德鲁伊的过往,這傳遞

來自生於兩個世界之間的偉人

他神速維持著故土。

破纸袋,撕碎的樹皮,在愈合的空間堆積。

火焰燃烧,冷却,溪流來自神聖的水池。

白色的烟霧向南漂移,從萊爾斯登到戈搏堤,

歌唱的靈魂終返故鄉。

私家領地的請帖已經送逹

“環遊巨石”

於是我們來了。

驕傲的俊马淑女的石像沉靜光亮。

天際繁星點點,如我所見。

環繞南北東西

陪伴花石,和已經久遠的那位,

長眠。

一處神秘而奇妙的火山荒野。

潘多尼皇冠,並非黑人的错。是政府的戰争,那1824,

殺戮了多少生命。

對土地的贪婪竟清空了一個族群。

就讓舊時的痛苦消散吧,随着升起的暮雾,

請在白雲上睡眠。

這片古老的土地

須用愛

整修。 

懷揣負鼠夢的女人

維. 高

2018年11月7日

*維吉妮婭 .高(Virginia Gow)Gow為蘇格蘭姓氏。退休女教師,詩集《斷崖》(Escarpment)的作者。

*温德雷迪恩(Windradyn)近兩百年前活躍於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藍山區的土著勇士,是帶領烏拉德魯(Wiradjuri)族人對抗英國殖民者入侵的領袖。約29歲死於部落之戰。

附:維吉妮婭 .高 的英文原作

WOLLOMI STANDING STONES

Pale

Pink

Granite

Standing tall.

Silver splayed grey stones,

Some two meters tall.

Walk around, embrace each strong stone

invite shadow intimacy,

banishing all gloom.

Whispering goodbye to memories of soldiers with guns, wiping out an ancient race,

people gone, no place.

Windradyn, great warrior, come and with fire stick, take aim

with flame and steam, lead your people home

again.

Wiradjuri learning and Druidic past, delivered

by one who was born between worlds

and holds the land fast.

Paper bag, shredded bark, gathered from a healing space.

Fire blazes, then cools, water streams from sacred pools.

White smoke drifts south from Rylstone through gap to Capertee,

singing spirits home.

Private land invitations sent

“Visit stone circle”

and away we went.

Proud horse lady’s stones settle and gleam.

Astronomical star points, seen.

Ringed all around north, south, east and west

with Garden of Stones, ancient ones,

at rest.

A mystical volcanic wilderness of wonder.

Pantoney’s Crown, nor Blackman’s blunder. Government’s war, 1824,

massacred plenty.

Greed for land left nation empty.

Allow old pains to dissipate and, with rising smoke,

sleep with clouds above.

This ancient land

repair,

with

love.

Possum Woman Dreaming.

VGow

07/11/18

作者簡介

山林 女 現居悉尼。生於中國成都。祖籍山西。下鄉知青。大學畢業。1991年底移民澳大利亞。2011年始有作品發表。澳大利亞新州華文作協會員。悉尼雨軒詩社會員。作品主要發表在澳洲新報、大洋報、澳華文學網等處,也有幾篇入選國際間華文文學專集。2017年上半年獲中國第四屆中外詩歌散文邀請賽散文類壹等獎及十佳之壹,下半年獲第三屆“中華情”詩歌散文邀請賽詩歌類金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