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小說家黃娟-國家文藝獎文學類獎得主

文:九里安西王

【華府新聞日報訊】第二十一屆「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國家文藝獎,歷經六個多月的推薦、提名、評選過程,原先預訂三月中的頒獎典禮,因為新冠疫情延到十月三十日在新北市淡水的雲門劇場舉行。華府作協永久/常青會員小說家黃娟獲國家文藝獎文學類獎,由其三妹黃惠信女士代表,從著名詩人李魁賢手中得到代表臺灣文學界的最高榮譽。
黃娟得獎的理由是:「小說家黃娟女士的創作就題材的開創性,表現手法的獨特性上,都是台灣文學史中不容忽略的聲音,從日治時代到移民經驗,從女性的自覺到民族的歷史,黃娟一直默默耕耘,堅持自己的路,展現了純粹深刻的藝術特質,極具代表性。」
本名黃瑞娟的黃娟是桃園楊梅客家人,1934年出生於新竹市,後遷居臺北,先後畢業於新竹女中初中部、臺北女子師範學校,曾任中小學教師。
從小就喜歡文學,上學前就已經看過不少兒童讀物。小學一年級時,以日文寫的第一篇作文〈遠足〉,即由級任老師請她在課堂上朗誦。以後唸書的階段,作文成績一直是全班之冠。雖然後來經歷從日文轉換到華文的痛苦過程,似乎很快就克服困難。而後她的日文能力不但未減退,反而隨著年齡而增長,這歸功於她不只愛讀寫華文,也同時仍然閱讀日文小說的原故。
1960年代開始小說創作,曾以長篇小說處女作《愛莎岡的女孩》得到主編王鼎鈞的關注,在中國時報的前身《徵信新聞報》•人間副刊連載時,當時曾引起了很大的迴嚮而享譽文壇。王鼎鈞在他的《回憶錄四部曲》中的《文學江湖》一書中,還特別提到黃娟。客家文學大老鍾肇政是她的啟蒙老師,並為她取筆名「黃娟」,與李喬、鍾鐵民、劉慕沙等位列為同期客籍作家,曾獲客家終身貢獻獎。
1968年赴美定居,將重心寄予家庭而沉潛多時,也被臺灣文壇遺忘甚久,1982年舉家遷居紐約,1983年才再度復出文壇。
她是台灣戰後第二代少數著名女性小說家之一,超過50年的文學創作,始終忠實於自己的風格,觀察細微的人生,並能捕捉時代的脈動。出國前的早年小說作品背景自然是台灣,故事內容也呈現了1960年代台灣社會的風貌,大多數以女性的遭遇為主。
在美國東山再起之後,她不再只是重視女性成長議題,或是離情依依的劇情,而筆下描寫的則多半是「臺美人」的奮鬥故事,蛻變成「臺美文學」作家的特質。除此之外,她更積極的參與文學、民主運動及客家鄉親的各項活動,曾任北美臺灣文學研究會會長,1988年獲吳濁流文學獎,1999年獲吳三連獎。
其著述甚豐,其中她在65歲時,回臺灣做田野調查後,寫成的大河小說作品《楊梅三部曲》中《歷史的腳印》、《寒蟬》和《落土蕃薯》最著名也最具代表性,深入展現了女性觀察的細膩;其他作品如《虹虹的世界》、《啞婚》、《山腰的雲》、《心懷故鄉》、《我在異鄉》…等,也都膾炙人口,至今共出版17本書。
這段時期完成的長篇小說《故鄉來的親人》,書中的情節都曾發生在作者或她的朋友身上的真實故事,她用一隻筆將故事串成一部緊湊連貫的小說,忠實地反應了「臺美人」的生活感受。80年代也正值臺灣民主運動蓬勃發展,受到故鄉政治事件的影響,讓這本作品更有深度和廣度,貼近時代的人與事,這也是黃娟作品的特色之一,也讓她再度被臺灣文壇憶起,在當今台灣文壇小說家脫穎而出。
1985年9月舉家遷居至華府地區後,曾經活躍於華府作協十多年,曾有<機會均等>(1998年)、<後繼者>(2001年)、<奶盒上的相片>(2003年)、<寂寞的月>(2004年)、<秋子>(2005年)等如今可追溯的數篇短篇小說,分別刊登在華府作協的歷屆年刊上。今年86歲高齡的黃娟仍是華府作協常青會員,因為不開車,在夫婿過世之後,儘管身體依然健朗,已經很少出席活動。
獲知得獎後,黃娟還特別為華府作協發表一段得獎感言:「寫作是一條寂寞的路,尤其是在海外,我們不知道讀者在哪裡?也不知道哪個編輯會採用你的稿?但是有感而發,尤其是自認為使命之作,就要勇敢地寫下去…,總有一天會遇到知音的。願與華府作協朋友共勉之!」

註:成立於1974年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藝獎」的舊制, 1996年起改由「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接手,舊制已辦二十二屆,新制卻從第一屆開始每年頒獎,2015年改為兩年一頒。新制則較重視終身成就,未必與當年成就有關,如文學類則僅一人得獎,為獎勵以生命力量堅持持續藝術創作,並積極創造獨特且具現代性的風格之藝文工作者。獎項分為舞蹈、戲劇、文學、美術、音樂、電影及建築七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