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唐人怎不會講唐話!?

夏劲戈

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
檳榔香,買塊薑。薑又辣,買隻鴨。
鴨會叫,買隻貓。
貓會跳,一跳跳上天去了。
「月光光」 粵語兒歌
家父早年曾住過廣州,會說一口廣東話。小時他曾教我和舍妹唱上面這首廣東兒歌。我雖然不會說廣東話,但是稍稍熟悉了一些廣東話的腔調。家父很喜歡吃廣東菜,記得在台南我們上中學時,他會帶全家去城中心的粵菜館「羊城小吃」,走上狹窄的樓梯上了二樓,我們品嚐到有名的油雞和一些小菜。家父有時還親自下廚,為我們做他喜歡的廣東菜紅燒鯧魚(Butterfish),又名車扁魚,微微先炸過,魚骨都很酥,味道很鮮,至今難忘。我在臺北上大學時,曾去拜訪過家父以前在廣州就認得的許潤森叔叔和嬸嬸,就是在他們家第一次在唱機上聽到了美國歌劇「Oklahoma」,最記得的一段歌詞是: The corn is as high as elephants eyes。後來我自己也買了這張唱片,如今還保留著。
許多年前搬來馬州蒙郡不久,全家去了一次紐約市中國城的唐人街,到一家廣東店吃點心。一位廣東侍者跟我說廣東話,我說我大概聽得懂一些但不會講,他就覺得很奇怪,說:你這個唐人,怎不會講唐話了! 我那時不太知道他的意思,認為他太不客氣,但他這句話對我印像深刻。後來才慢慢瞭解了,原來唐朝為中國最強大的時期,與許多國家有商業往來,文風鼎盛,很多有名的詩人都出在那個年代。唐末開始有唐朝將領安祿山與史思明之亂,接著是黃巢寇亂。宋朝時有北方外族契丹、遼、西夏、金、及後來蒙古人的入侵,中原的百姓漸漸被逼向東南地區遷移,最終到了廣東和福建一帶,那裡的百姓多半保留了大部分唐朝時所講的語言,許多移民海外的人多半來自這些地區,常以唐人自居。其實真要感謝他們傳承了千年前中國中原的語言。
蒙郡多年前就成立了「詩友社」,每兩個月聚會一次,請學者及詩友來講中國古典詩詞,尤以唐詩居多,並和大家一起來討論。遇到用國語念來不壓韻的唐詩,就請一位廣東詩友為大家朗誦。例如下麵這首「春望」:
「春望」 唐。杜甫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用國語念時,「心」和「金」字就不太壓韻,但是用廣東話時,其發音為「申」和「根」,那就很壓韻了。
我想我既然很喜歡唐詩,又因為家父的關係對廣東話的腔調稍微熟悉,何不就學學講廣東話。最近開始在網路上學些簡單的日常用語,原來國語有四個聲調(tone),而廣東話卻有六個聲調。
例如:“多謝”的廣東話為 (Do1 Ze6)— Do 為“多”的發音,1 為第一聲調;Ze 為“謝”的發音,6 為第六聲調。
再例如:“不用客氣”的廣東話為 “唔駛客氣”(M4 Sai2 Haak3 Hei3)。
當然這只是一個開始,假以時日,相信不久我這個唐人不但會講唐話,而且可以用唐話來念唐詩了。
(2020.06)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