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許崑源先生追思會

【華府新聞日報訊】六月十三日(星期六)上午十至十二時,有華府僑胞及友台美國人士在中華民國駐美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前,為高雄市議會故議長許崑源先生舉辦默悼追思活動。出席者有陳繼亮夫婦、巫和怡、王顯耀、馮佳琪、楊再生、饒世瑜、王美珍、秦厚丹與夫婿、季蕉森夫婦等近二十人。
現場有中華民國國旗飄揚,靈桌上放置故議長遺像、花、水果、蠟燭、兩側的輓聯是 「風雨如磐暗鄉梓, 我以我血薦軒轅」,顯示出故議長為國家投死明志,義無反顧! 橫幅是「含恨九泉」。儀式開始先唱中華民國國歌,接著全體默哀一分鐘,然後由中國國民黨華府中山分部常委陳繼亮恭讀祭文,其簡要內容是:
「 靈臺無計逃神矢,
風雨如磐暗故園。
寄意寒星荃不察,
我以我血薦軒轅。
這是魯迅先生的詩。它正是反映當今台灣地區、韓國瑜先生、故議長許崑源先生的真實寫照。魯迅 並未以身許國,而許崑源議長您竟傻傻地,白白地,憤恨地捨生了。
您是道成肉身;您是以身殉道,血薦青天;您是二十一世紀的黃花崗烈士;您是以死明志的現代屈原;您更是孟子所告誡我們:
” 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社會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是議長生前的最後一句話。您以最決絕的方式,把您的身軀從十七樓執下,對這個沒有是非的社會,對這些喪心病狂的刁民,對這個踐踏民主,喪盡天良的民進黨政府,做最激烈,最徹底,也是最後的抗議。您含恨而去,所以我們雖然知道上蒼必定保佑您至西方極樂世界,擺脫這世間的無恥與紛擾,但是我們在此必須強調,我們敬愛的許議長,您”含恨九泉”的無奈與悲壯! 」
這篇祭文係華府僑界文學功底深厚,學問淵博的閆文鼎先生所執筆。它充分描述了許議長生前的內心掙扎、無奈、憤恨、不平、終於導致這不幸的遺憾!
接著由季蕉森致辭,他說:「我相信大家跟我一樣與許先生生前是素不相識。但為什麽我們今天會遠在華府,共聚一起,為他的意外去世,默悼追思?說白了,就是我們內心有一份極不尋常、非常沉痛、又難以言喻的共同感受。恕我不在此細述,大家心照不宣。從新聞媒體的報導中,我們知道許先生一生重情義,為善四方,廣結人緣,熱心為市民服務的傑出議長;他也是一位典型優秀的中國國民黨黨員,忠黨愛國;他是因為那個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的地區、墮落的政治生態與反常的社會現象,憤而跳樓犧牲。所以,他是為黨國而死。其高超的情操,與戰國時期楚國愛國詩人屈原相似,令人感動,永為世人所敬仰。我們今天在此以悲痛的心情、來默悼、追思許崑源先生,其意義深遠。願天佑我中華民族。」
巫和怡先生也表達對許崑源議長的不捨,他說:「第一我們應該疼惜許議長為黨國的犧牲,第二,期許大家產生力量堅持揭發民進黨醜陋的惡行。」
秦厚丹女士說,雖然很多人不認識許議長,但知道他為人重義氣,熱心服務人民, 因為不滿台灣墮落的政治生態,反常的社會現象,才憤而犧牲,令人感動!她列舉台灣社會的亂象包括,蔡英文的論文稿,被發現其中有444個錯誤,不知是否真擁有博士學位?。另一亂象是「1450網軍」,抹黑對手,控制民意。再一亂象就是濫用「社安法」,威脅言論自由。更甚者就是篡改歷史,及「去中國化 」製造兩岸的對立緊張等種種亂象,將嚴重傷害國家的安全及根基。
最後參與者一一在許故議長遺像行三鞠躬禮 ,典禮簡單隆重而嚴肅。 其間曾有一位警察先生在活動開始前,即到現場關心我們的活動,並提醒我們該處是中華民國駐美代表處;我們告知警察先生,我們就是在這裏,替這個政府悼念一位上星期六跳樓身亡的民代,舉行追思活動。警察先生聞後,表示了解,不再續問,就離開了。

(華府秦厚丹供稿)

Categories: 僑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