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作協專欄

【文繫中華】好經典

(【文繫中華】第68期 – 紀念於梨華特刊(三))

作者:龔則韞

名作家於梨華大姐是上海人,愛吃苔條花生和酒釀湯圓。外子江明健是浙江奉化人,會做苔條花生,配著喝粥,特別開味。若是有胃酸情形發生,吃一些苔條花生,立刻緩解。明健做完,會裝好一罐送給梨華大姐。

我愛做甜酒釀,入冬後,每週做一回,分送親朋好友,暖心,暖胃,暖一冬季,自然不會漏掉送給梨華大姐。

2019年7月21日在梨華大姐住處大樓的一樓會議廳餐敘,雖然是盛夏,熱浪來襲,我還是趕快做了一些甜酒釀,贈送梨華大姐。照片中的桌上是酒釀罐子,裝在美麗布袋裏,趕緊照相留念。

梨華大姐打了一輩子的網球,所以很健康,步履輕盈,現在年事已高,她說:不打了。

那天,她備了一些收藏本《又見棕櫚,又見棕櫚》、《夢回青河》等書,我們買書,請她簽名留念。所得書款全數捐給華府作協。

滿滿的情誼與情意,流淌於心頭。感恩她推動文學創作的不遺餘力。

我藏有她的第一版《別西冷莊園》散文集,有她當年的簽名。當天出示於她,帶給她許多驚喜。她是小説家,出版多本經典小説,這本是她唯一的散文作品。

以下是摘自《別西冷莊園》的一段文章:

他陪我走了一段路,經過我們舊日坐過的咖啡室,我駐足,他也遲緩不前,侍者爲我們開門,我們無語進入黃昏的小屋,找尋舊時的角落。椅墊已破,牆上的綠亦已褪盡,但是盛咖啡的小杯,仍是舊時的瓷青。杯内的熱氣,一縷縷,一絲絲,上升,散開,而終於不見。恰似舊時的情愫,若無卻存,若存而無。

雖未說什麽,卻坐了很久。出來時黃昏已逝,一街盡是夜色。白日壓抑著的千頭萬緒,皆在黑夜的朦朧中,散發開來。他不忍即刻辭去,我也無意道別。

┉ 我説:「走吧,晚了。」他默默回到我身旁。我拉起他的手,踩著碎石小路,走出校門,走出回憶,走出舊時的甜甜蜜蜜 ┉ 自由曾屬於我們,如今則屬於他們,而我們則必須牢牢地站在地面,不僅是爲自己,也是與自己有關的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