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作協專欄

【散文怡園】長江游泳的誘惑

【散文怡園】第13號

作者 江陽生

我故鄉在川南長江邊別號「江城」,我在江邊長大,長江是我童年遊玩的地方。
在五、六○年代時,江城夏天十分炎熱,室外溫度最高可達攝氏四十度,白天陽光強烈,將戶外一切烤得灼熱滾燙,晚上蝸居狹窄又無空調,熱不可耐。

晚飯後,沿江岸邊擠滿了或站或坐、正在納涼的人們,將腿腳浸入冷徹肌骨的冰涼江水中,在那季節,江中盛滿來自雪山的融水,給火爐般城市裡的居民帶來清涼。
在江城人眼裡,長江是一個天然的大游泳池,不需門票又無出入限制。那個年代中小學生學業負擔輕,又無課外補習班,在暑期裡下河游泳是學生們最愛的活動。

天氣酷熱難當,每天上午四處玩耍後渾身濕汗黏膩,午後就該「下河」了。在沿江一段適於孩子們游泳處,河灘平坦底為卵石,近岸淺水中多有竹筏木筏停泊,既可放衣物,又是天然嬉水跳台。於是,每日午後那裡都聚集了許多男童,全都一絲不掛,你呼我喊,雀鳥般吵吵嚷嚷,在江中戲水。

那個年齡的孩子泳技學步,只敢在筏架附近「浮」水,不敢游到江心「浪遏飛舟」。不過即使如此也很危險,如不小心被江水捲進筏架底下很難生還。每年夏天,那一帶江邊都會有孩童葬身水中。

江城的父母們深知危險,都嚴禁孩子在暑期中獨自下河游泳。但在那酷熱的夏天,近在咫尺、冰沁涼爽的河水,誘惑力實在太大,對白天大人上班而無人監管的男孩們來說,很難抗拒。

在小學五年級的暑假,我也相約鄰居兩位年齡相近的小夥伴偷偷下河,每次玩上大約兩、三個小時。剛開始,我只能學著最初階的「狗扒沙」泳式,在水中手忙腳亂,拚命快速擊打水面,身體卻老往下沉。在下河兩、三次後,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身體竟然也能在水中浮起,對游泳的興趣和信心大增。

泡在水裡時間過得飛快,一旦聽到岸上廣播傳來下午的廣播體操音樂,我們就知道已下午四點了,必須趕快上岸,搶在父母下班前回到家中。上岸穿好衣物後,還得不忘用乾燥河沙在手腿裸露處搓上幾把。大人檢查孩子手腳,就可看出是否在河水中浸泡過,據說用乾沙搓過後可以瞞混過關。我不知此法是否有效,因為父母從未審問過我。實際上,我隱隱感到父親默許我下河游泳。

數十年後的今天,江城市中區的長江岸邊,已修起美麗的濱江公園。後代的江城人們早已不在長江中游泳了,他們可能不會想到,在酷熱的夏天裡,當年曾有成群結隊的少年兒童,每天都在他們身旁這江中「洗澡」,每個赤裸身體上的水珠,在午後陽光照耀下閃亮晶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