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作協專欄

【旅遊文學】德國柏林

(【旅遊文學】第5號) 作者: 山人

<北歐波羅的海五國遊(2)>

郵輪從丹麥哥本哈根出發,途徑德國,愛沙尼亞,俄國,芬蘭,瑞典,再返回丹麥。北歐波羅的海五國遊在浮光掠影中匆匆結束,留下一串歷史人文地理的記憶泡沫。

瓦爾內明德 Warnemünde港至柏林途中

郵輪清晨靠瓦爾內明德港,岸上遊的第一站。

位於瓦諾夫河的入海口,是德國東北部城市羅斯托克的一處海濱度假區,沿波羅的海而建。以前只是不被人注意的小漁村。直到十九世紀時,瓦爾內明德才開始發展成為一處重要的海濱度假勝地。二戰後兩德分治時屬東德管轄。

我們一二三小組坐一車,四五六小組坐另一車,前後駛往柏林。沿途鄉村的風景跟我們在美國居住的環境很像,綠油油的玉米地在蜿蜒起伏的田野上延伸,大草垛零星灑落在收割後的土地上,收完莊稼的農田被梳理得一條條的,隨著大巴穩穩的行駛,逐漸消失在身後。遠方綠樹叢中時隱時現著教堂紅色的尖頂。不同的是,不時會看到一架架白色的風車,在早晨寧靜的原野上靜靜地站立,或是在晨風中慵懶地擺動,德國對能源的運用,至少在風力的運用上,是走在美國前面的。

早起興奮的大巴車,開了好一陣子,被九月清晨的陽光慢慢催眠。幾輛大巴先後在一個加油站停下來,讓大家下來方便一下。安靜的小加油休息站,一下子熱鬧起來。廁所前很快就排起了長龍,這是此行第一個印象較深的事情。上洗手間一人交0.5歐元,男女平等,也沒有種族歧視。幸好在機場裡換了點歐元的零錢,所以氣定神閒地排在隊伍裡。許多人都沒有準備零錢,想跟售貨員小姐換,售貨員小姐說她的零錢是準備找給購買東西的顧客的。於是,大家紛紛排隊買點什麼瓶裝水和啤酒什麼的,以換點零錢。一瓶瓶裝水和一瓶啤酒價格相似,3個多歐元。而半打瓶裝啤酒只要7個多歐元。怪不得來過德國的朋友說,在德國,喝水不如喝啤酒。兩條隊伍有條不紊地向前移動,不覺已經超過了規定的30分鐘。一向准點按部就班的德國司機這時候急了,臉色陰沉,嘴裡嘰哩咕嚕地冒著德語。聽說德國人一般都會英文,因為古英語盎格魯-撒克遜語言就屬於低地日耳曼語的一支,跟高地日耳曼語同屬西日耳曼語。英語德語原是同宗的。可是這位司機不一般,就是不說英文。不知道是否是由於前東德的教育水準不如西德。我們只好一半英文一半手勢雞同鴨講連懵帶猜地交流著。只等到全車方便完畢,大巴車又繼續上路。

夏洛特堡宮 Charlottenburg Palace

第一站是夏洛特堡宮,座落於夏洛特堡和威爾默斯多夫大區下轄的夏洛特堡區。當地導遊(地陪)在這裡等候我們。據導遊介紹,該宮殿是德國柏林現存最大的宮殿,典型的意大利巴洛克式風格。是腓特烈一世加冕為普魯士國王,為他的王后夏洛特所建。最初較小,作為柏林郊外的夏天休息地。由於時間緊迫,導遊沒有安排進宮參觀。因此無緣得見曾被描述為「世界第八大奇蹟」的宮內琥珀室房間。後來,我們在俄國冬宮裡看到了琥珀室,四面牆壁以及天花板都裝飾著琥珀。雖然是後來修復的,但是仍然古色古香,的確是金碧輝煌。

由於事前沒有做功課,對德國和普魯士的歷史不甚了解,聽完後,也沒有什麼印象,除了對巴洛克式風格有了更直接的認識外,就是知道宮殿前的那尊青銅是腓特烈一世。不知道腓特烈一世在德國歷史的地位是否像中國的秦始皇,建立統一的德國?還是像唐宗宋祖那樣開疆拓土,為德意志民族擴大版圖?看著那尊雕像,眼前走馬燈似地轉過文革時期偉大領袖的雕像,還有前蘇聯的領袖雕像們,如今在哪裡?

德國國會大廈 DEM DEUTSCHEN VOLKE

車子很快就進入市區,駛過歐洲最華麗的大街之一菩提樹大街後,不久國會大廈就出現在眼前。在中國文革混亂時,胡亂看過一些國外的書籍,其中就有跟德國希特勒和二戰有關的書,包括《第三帝國的興起》和希特勒的《我的奮鬥》。大概了解一些德國跟國會大廈有關的歷史事件,如著名的國會大廈縱火案。由於發生了國會縱火案,自那以後,納粹黨掌握了國家議會,將整個國家推向了二戰的深淵。當時的納粹德國,人民被希特勒煽動,頭腦發熱,失去正常理智,雅利安人至上,對猶太人大開殺戒,侵占歐洲各國。與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的無知和狂熱,在「造反有理」的口號下,打砸搶奪權,鬧得天下大亂,何其相似乃爾。今天,藍天麗日,金拂面,遊人如織。面對大廈,回首當年,不勝唏噓。只盼人類進步,歷史不再重演。

眼前這座建築於1894年建成,官方名稱為「帝國國會大廈大會場」。國會大廈西門上的「DEM DEUTSCHEN VOLKE」意為「為了德意志人民」。在德意志帝國和魏瑪共和國時期即是國家議會的會址。兩德統一後,國會大廈經歷了又一輪重修,增加了一個特別的玻璃穹頂,成為了柏林的一個標誌。來訪者可以行走樓頂參觀下面國會的運作。導遊說,參觀需要事前預定,我們的計劃中沒有這個項目。我們只好在外面照相留影,留待日後有機會再說了。但是那個玻璃穹頂,已經深深地留在我的印象中。

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

繼續跟著導遊順菩提樹下大街徒步前行,不久一座莊嚴肅穆的門樓矗立在前面,這就是見證了德意志民族的興衰史的「德國凱旋門」- 布蘭登堡門。門頂中央最高處是一尊勝利女神銅雕,女神張開身後的翅膀,駕著一輛四馬兩輪戰車面向東側的柏林城內,右手手持帶有橡樹花環的權杖,花環內有一枚鐵十字勳章,花環上站著一隻展翅的鷹鷲。

導遊對我們描述了此門的故事。在普魯士人將勝利女神安置到布蘭登堡門的當年,普魯士加入反法同盟,但被拿破崙打敗。拿破崙率領法國軍隊,以征服者的身份通過曾經象徵普魯士勝利的布蘭登堡門,進駐柏林,佔領了普魯士。拿破崙命令將布蘭登堡門上的勝利女神雕像拆下,作為戰利品運回了巴黎。之後普魯士重新崛起,佔領巴黎,拿破崙投降。勝利女神回到了柏林,柏林人將這座失而復得的雕像稱為「歸來的馬車」。勝利女神重新回到布蘭登堡門上後,標誌著普魯士的重新崛起。有趣的是,德皇威廉一世取得普法戰爭的勝利後,在巴黎凡爾賽宮加冕為德意志帝國的第一位皇帝,勃蘭登堡門也成為了德意志帝國的象徵。看來普法兩國跟這尊銅雕確有不解之緣,用句中國成語來說,這叫「完璧歸趙」。如今我們站在德國的領土上,仰視著駕著戰車巍峨壯麗的勝利女神,而曾經的德法兩國將士的鮮血和白骨已然消聲匿跡,跟塵土和硝煙化為歷史的煙雲。

歷史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最後關頭,布蘭登堡門在柏林戰役中遭到嚴重損壞。蘇聯紅軍穿過布蘭登堡門攻入柏林,攻克了希特勒的地堡和德國國會大廈,宣告了德意志第三帝國的滅亡。當蘇聯士兵在布蘭登堡門勝利女神像上撐起紅色旗幟的時候,德國士兵用大砲轟擊,勝利女神雕像受到嚴重損毀,僅剩下一隻馬頭。冷戰時期,柏林牆開始建造。柏林牆從西側廣場將布蘭登堡門圍住,屬於東柏林。布蘭登堡門同柏林牆一起,分隔了東西柏林人民近半個世紀,也見證了德國近半個世紀的分裂。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東西德統一,柏林城門重開。德國人民重建柏林城市與布蘭登堡門,我們才看到今天這座門樓和雕像。

站在柏林牆的遺址上,耳邊彷彿響起總統雷根在布蘭登堡門前發表的演說:General Secretary Gorbachev, if you seek peace, if you seek prosperity for the Soviet Union and Eastern Europe, if you seek liberalization: Come here to this gate! Mr. Gorbachev, open this gate! 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

面對莊嚴的布蘭登堡門和輝煌的勝利女神雕像,此刻我最想說的是:要和平不要勝利!要菩提樹大街不要布蘭登堡門!

德國啤酒和德國豬腳

德國啤酒幾乎成為了所謂純正啤酒的代名詞。說到德國,你可以不知道夏洛特堡宮,國會大廈,布蘭登堡門,但是你不可能不知道德國啤酒。德國啤酒有六大類:白啤酒,清啤酒,黑啤酒,科甚啤酒,出口啤酒和無酒精啤酒。通常我們在美國喝的德國 Becks 是屬於白啤酒這一類。到德國前,有一個願望,就是能參加德國著名的啤酒節,喝遍所有的啤酒類型。沒有想到,中午吃飯,導遊帶我們去當地一家餐館「啤酒屋」。我一眼就看見門口的六類啤酒 sample。於是點了一個「啤酒套餐」 ,從白到黑,從生到熟,從有酒精到無酒精,通通喝了一遍。那叫一個爽!

如果說到德國豬腳,知道的人就不是太多了。德國豬腳,又稱德國鹹豬手、德國烤蹄膀、德國冰腿等,是知名的德國和奧地利的菜餚。德國豬腳選用脂肪較厚的豬後小腿,經鹽醃製後水煮或火烤,並佐以德國酸菜等進食。到德國前,就在超市買過台灣製作的德國豬腳。回來用水將其煮軟,剔除中間骨頭,置於冰箱。待其冷卻後,切成肥瘦相間帶皮的薄片,就是一道好看又可口的菜餚,頗有些像中國的水晶蹄片。由於豬腳事先是煮熟後,以木炭煙燻的方式,將傳統德國調味料的風味,藉著木炭的香氣完全封在豬腳裡,看起來油滑光亮的豬腳,表皮柔軟而有嚼勁,脂肪部位也有彈性。

德國豬腳的做法南北往往不同,人們簡單概括為「南烤北煮」。我的做法屬於「北煮」。這次在德國餐館裡吃的是「南烤」。火烤德國豬腳的特色就在於豬腳皮脆而不乾,嚼起來非常有勁,豬肉也飽滿入味。在食用德國豬腳的時候,通常還要佐以德國酸菜、土豆等,再配上地道的德國啤酒。那叫一個「德意志」!

雖然這次到柏林一遊,行色匆匆,走馬觀花的瞥了一眼柏林,也沒有趕上德國啤酒節,但是卻過了一把品嚐德國六大類啤酒的癮,又吃了一次皮酥肉嫩的南烤德國豬腳。真是痛快淋漓!就此一點,也就不虛此行了。後面參觀的博物館、柏林牆,以及前面看到的巴黎廣場、具有特色的猶太人紀念墓地群,都在啤酒花的泡沫中融化了。

打油一首,以紀念柏林行。

夏洛特宮雕像立

開國先烈塵埃裡

國會大廈添新頂

布蘭登堡更駿騎

普法征戰女神慟

兩德拆牆誇統一

南北豬腳皆味美

舉杯啤酒祈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