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莉娃娜

2 月 7, 2020

(【散文怡園】第9號)

作者:安守中

每年暑假打工是我讀社區大學最重要的事,一則可賺取學費,二則能學些社會經驗。去年在7-11便利商店打工,和店長瑪莉娃娜相處了一個暑假,經歷的甜酸苦辣,讓我體驗了在社會工作的艱辛,也讓我更成熟長大。

瑪莉娃娜是英文「大麻」的音譯。她有四十多歲,身高一米五左右,身材削瘦,咖啡色的臉上透著精明,帶點刻薄,是個不易相處的人。聽說巴基斯坦人喜歡以孩子出生時,父親正在做的事情給孩子取名,推測她出生時,她老爸應該正在抽大麻。

她生性多疑又小器,在7-11便利店收銀,雖然收銀檯上面有錄影監視器,她總是不放心,隔幾分鐘就要從收銀檯旁飄過一次。

「老闆,客人找的零錢沒拿走,怎麼辦?」有次客人忘了拿零錢。

「收銀機前有個慈善機構的盒子,放進去。」她說。

我把零錢丟進盒子,心想零錢救濟窮人也是好事。

「老闆,客人給了五毛小費,放哪裡?」

「盒子裡。」她說。我把我的小費投入盒子,有點捨不得。

「老闆,盒子錢快滿了。」那天快下班,我對她說。

她走過來,把盒子裡的零錢「嘩」地一聲,都掃進收銀機旁的一個紙袋裡。過一會,她四周瞄一瞄,看沒客人了,把紙袋連錢快速放進自己的手提袋。

我目睹了整個過程,不敢相信。貪心呀!該是救濟窮人的錢,都落入了她口袋。這種錢都能拿,沒良心呀!

她脾氣急躁容易惹事,有次差點吃眼前虧。那天一個老黑買了條煙,幾分鐘後回來了。

「買錯牌子了,退錢。」

「不退,貨物出門不能退。」她說。

「商場買東西不喜歡都能退,妳憑什麼不退。」老黑說。

「這是便利店,不是商場,不退。」她堅持不讓。

「不退,我就站在這裡,看妳做不做生意。」老黑站在收銀檯前。

雙方僵持不下,唇槍舌劍,互不相讓。店裡氣氛越來越緊張,客人紛紛走避,怕事的已離開,看熱鬧的保持距離。

「你不走,我打911啦。」 瑪莉娃娜出言威脅。

「恐嚇我!妳打911,老子先打妳。」

老黑從櫃台外一巴掌揮過來,瑪莉娃娜在櫃台內仰身閃過。老黑從側面氣沖沖的繞過來,我在收銀台外側,正好擋住他。

「妳讓開,不干妳事,我要打她。」他對著我大叫,距離近的可聽到他的心跳。

「別生氣,小事,別生氣。」我有點怕,但沒讓開,一面擋住他,一面安撫他。

收銀台後空間窄,老黑個子大,瑪莉娃娜身材小,我夾在兩人中間。前面是掄起拳頭的老黑,後面是大聲叫罵的瑪莉娃娜。一個男人欺負兩個女人,雖然事不關己,有些觀眾看不下去,「法刻油!」幾個人突然對大老黑爆出髒話。老黑一聽,驚住了。這時候外面「哇嗚!哇嗚!哇嗚!」的警車聲從遠而近,不知是誰報了警。

老黑看狀況不對,推門而走。轉瞬間,風平浪靜,店裡像什麼事都沒發生。

「謝謝妳,阿英,妳真行。」老黑跑了,警察走了,她向我道謝。

瑪莉娃娜脾氣不好又刻薄,也有人性良善的一面。

一天上班沒多久,她接到一通電話,巴基斯坦語嘰哩呱拉講沒幾句,她的聲音變成淬泣,接著雙腿一軟,癱坐在地,一面搥胸,一面嚎啕大哭,爬著進辦公室,關起了門。只有遭遇人生最大不幸,才有這種深沉哀慟。辦公室隱隱透出哭泣聲,我心著急,忙著收銀,走不開,沒能給她安慰。

近中午,她開門出來。

「阿英,我母親走了。我要趕回巴基斯坦去。」她情緒平靜了些,但一下子變成個羸弱婦女。

「店裡妳多幫忙,先謝謝妳。」她已無元氣。布滿歲月刻痕的臉上,淚痕猶存,更顯蒼老。

「妳放心,我會盡力。」相處了快兩個月,第一次覺得她把我當自己人。

三週後她返回。過兩週我開學,辭職。

「我喜歡妳,要回來看我。」走時她對我說。

「我也喜歡妳,妳教了我很多東西。」我也依依不捨。

暑假打工能學到課本裡沒有教的事,去年和瑪莉娃娜相處了整個夏季,是一生難忘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