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作協專欄

【散文怡園】隨興炒飯

(【散文怡園】 8號文1 )

作者: 金大俠

炒飯簡單易做,是中式飯食的特色之一。一盤炒飯,更可能是一餐滿足。

吾少也賤,故多能廚房事,不時動刀、過水、舞鍋、揮鏟,最常做的應該就是炒飯了。小時候家貧,冰箱內常「清貧」,裡面最不缺的就是隔夜飯。米飯,易吃飽。吃得飽,在清貧的年代是很重要的;更因為易做、迅捷,一些剩飯,一兩顆蛋,可以很快地將滿心期待端上餐桌。積四、五十年之經驗,走過清寒年代,進入現代社會,我炒飯有了「獨門秘訣」,這秘訣可以簡化為四個字:隨機應變。

廚房裡有什麼東西,冰箱裡儲著什麼材料,都有可能進入我的炒飯料理內。飯可能是前些天剩的乾飯,也可能是用飯鍋現煮出來的米飯,現煮成半熟的狀況亦無妨,炒也就炒熟了。一定要有蛋,不僅是方便、營養,更是要配得上蛋炒飯的美名。蛋可能是前些天沒有吃完的菜埔煎蛋,也可以是現炒的。蛋可以先炒熟後再併入飯中,也可以將拌勻的碎蛋直接倒入炒飯中再混炒,總之,隨興就是。

我炒飯的特色之一是葷素齊出,有菜、有肉。適量的菜肉,是營養均衡,更增加炒飯的多元特色(媲美美國的多色族群呀)。菜可能是青豆、高麗菜、紅蘿蔔、或大白菜;肉可能是培根、碎肉、香腸,或是剩下的煮過的魚肉。

也一定有青蔥、洋蔥、或大蒜,用於爆香,蔥花主要是配色。炒時的要點是:火要大、油要足(又不能太油),飯要炒匀、炒透、炒得粒粒分明、炒得飯香四溢。火大些,可以炒成鍋巴,較香,又嚼感十足;有時不想吃焦成金黃色的硬飯,就快炒起鍋,飯會軟一些。油,小時候常用豬油,自家炸的,放在一小圓桶內,隨時可用;現在則用沙拉油,冰箱裡若有培根、臘肉或吃剩的烤鴨,肯定就是我炒飯的油源。老乾媽、番茄醬、生抽、沙茶醬,都是可能的佐料,視心情而定,放入適量,配味又添色。

我的炒飯,是混搭的雜藝,是隨機應變的創意,是因「料」制宜的吃飯本事,是每一回都有不同風味的驚喜。另一個好處是,可以將冰箱內的剩菜、剩飯順便清除一空。

生活就是一個清除打理的過程,是一個隨興創作的歷程,是一個補充體力的工程,是一個整裝再出發的行程。一盤炒飯,令人鼓起精神,再次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