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作協專欄

【親子教育】與青春期孩子的溝通

(【親子教育】第五號)

作者: 汪欣

「媽咪,喬安說,她以後什麼事都不告訴她媽媽了! 」女兒告訴我。

喬安是女兒的好朋友,一個嬌小可愛的韓國女孩,可是同父親及唯一的哥哥的關係都不好,經常向女兒訴苦。我見過喬安的父母親,標準的嚴父慈母。喬安的家就在學區高中旁,她爸爸卻強迫她一定要讀資優高中。聽說連因為鬧鐘没響而多睡了一會兒也得挨一頓駡。

「為什麼呢? 喬安和她媽媽的關係應該還不錯呀!」 我很好奇。

「因為,喬安告訴她媽媽我打算提早畢業的計劃,她媽媽就要她也這樣做。」

前一陣子喬安邀我女兒一起上瑜珈課時,喬安的媽媽就跟我說,喬安有空時就愛睡覺,不像我女兒參與那麼多的活動,她希望我女兒能成為喬安的「榜樣」。我苦笑地和喬安媽媽說,每個孩子自有長處。

我曾經問過女兒:「像妳有什麼事都可以和我們商量討論,那喬安呢?她可以找誰商量?」

想到青春期的孩子,身心滿滿的壓力,回到家卻得不到支持瞭解和關愛,不是很可憐?

女兒説:「我啊! 喬安總是找我訴苦。」

喬安的例子,讓我想到關於親子溝通的問題,於是我接著問女兒:「妳覺得,如果親子關係已經出現了問題,還能彌補嗎?」

女兒思考了一會兒,回答我說:「這得要看孩子的年紀,年紀小比較有希望,年紀越大越困難。」

「要如何彌補呢?」這是一個瞭解青春期孩子的想法的好機會。

「首先,必須親子雙方都有心,都體認到問題的存在,也都願意努力去改變。但是,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必須有耐心。」女兒的表情看起來認真而嚴肅。

「那喬安呢? 她和她爸爸都體認到問題的存在了嗎?」我問。

「喔! 她已經不在乎了!」

我聽了心裡竟有股淡淡的憂傷。不在乎才表示事態嚴重,因為她己經放棄了,哀莫大於心死。

曾經有朋友跟我説,她周圍的亞裔家庭絕大部份親子關係有問題,原本我不太相信。再仔細觀察,我現在覺得,亞裔青春期的孩子真的很可憐!在如此高度競争壓力的環境中,因為是亞裔,優秀只被視為理所當然,而經常忽略孩子自身的努力。如果在家中又得不到家長的支持和諒解,真的很容易發生問題。正也是因為父母或法定監護人應該是未成年子女的支柱和依靠,彼此的溝通才更顯重要。無奈許多亞裔父母只關心孩子的學業,卻忽略了孩子的心理健康。

和青春期孩子的對話,父母的語氣和態度都很重要。即使不同意孩子的論點,也請父母表示適度的瞭解和尊重,起碼對於孩子願意溝通表示肯定。很可惜,許多父母就是因為高高在上的態度和總是教訓的語氣,切斷了和青春期孩子溝通的管道而不自知。回想起自己青春期時也有些小叛逆,每次聽到像「我是為你好」這樣的話,我總是想: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什麼是為我好?我最不愛聽的另一句話就是「恨鐵不成鋼」……

有位朋友分享,她曾經被兒子的一句話打中了她的刻板腦袋。她兒子說:「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行?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有一回去參加了一個為期四週的青少年心理健康的講座,在上課時,我分享了一些教養觀念。課後有幾位家長來找我聊天,告訴我他們很贊同我的理念。我的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尊重孩子,用心傾聽。某天去上課前,我想到有不只一位焦慮的家長提到青春期孩子不願溝通的問題,我很好奇地問女兒:「妳會給這些家長什麼建議或忠告?」

女兒反問我:「媽咪,這些家長為什麼會聽我想說什麼?」(Why would they listen to me?)

「因為妳是青少年,朋友又多,可能比較瞭解青少年的想法呀!」我回答。

「可是,他們連自己小孩的想法都不聽!」

「妳怎麼知道他們不聽自己孩子的想法呢?」我問。

「如果他們肯聽自己孩子的想法,今天就不會有親子溝通的問題了!」女兒說。

兒女現在都進入了青春期,而我與他們的溝通方式,也更加趨向於顧問或是諮詢的角色,瞭解並尊重他們的想法,多傾聽和建議,儘量避免負面的評論,很幸運的他們也都很願意尋求我的意見和忠告。與青春期孩子的溝通,請從尊重孩子和用心傾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