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賞燈嚐新過聖誕

夏勁戈

每年聖誕假期,小兒全家都會從波士頓南下,到馬里蘭州蒙郡,和我們家及附近的女兒一家團聚。今年(2019)的聚會有點特別,活動和菜饌和往年大不相同,每樣都是第一次嚐試。

  • 花園燈展 2009 年我在接受了六十小時的培訓,通過筆試後,又作了一年的學徒,就成為馬里蘭州蒙郡的義工園藝大師,每月一次三小時,在 Brookside Garden 的植物診所,為居民解答各種花草的疑難雜癥,到如今正好服務了十年。 Brookside Garden 每年感恩節到新年之間,每天晚上都舉辦燈展,我雖然在那裡服務了十年,但一直沒有想到在節日忙碌時去看這燈展。這次聖誕節期間,太座建議帶五個孫輩去看燈展,也同時讓他們的父母親四人,可以不用拖兒帶女,輕鬆地出去吃頓晚餐。十二月二十三日星期一黃昏,我們祖孫七人坐進了廂型車開往公園,快到時只見三條街外已開始大排長龍,車隊向前移動得極慢,約一小時後才進了公園,好在孫輩們會自己唱歌談話和玩遊戲打發時間。 停車後我們去遊客中心詢問步行遊園賞燈的路線,服務人員告知出了中心後門,穿過許多燈紥成的天蓬後向左轉,照著指示牌前進。過了天蓬後,只見滿園地上和樹上都是燈紥的各種形狀:有的像毛毛蟲、蜘蛛、蜻蜓、螳螂、和蜜蜂窩,有的像青蛙、狐狸、和長頸鹿,還有的像雲彩、彩虹、太陽、和小溪,再有的像向日癸、仙人掌、和各種樹木花草。都紮得唯妙唯肖,一路上孫輩們高興得大聲指出各種形狀。 賞燈的高潮是進到了模型火車大廳,由大華盛頓地區模型火車社團負責展出,並有社團會員幫忙解說。原來大廳當中的山川模型是由會員們親手打造的,有小山、山洞、小溪、橋樑、鐵路、車站、房屋、農莊、牛羊馬匹、及各種人羣。有三輛小火車在山川中奔馳,孩子們高興地跟著火車跑。靠近大廳一面牆邊,另有一輛小火車沿著我們當地附近地標建築來回開動,例如有一個地標建築是外孫們常去的 Glen Echo 公園,並可看到旋轉木馬正在轉動,孫輩們玩得都不想離開。繞了一大圈我們又回到了訪客中心,大家又冷又渴,趕快歩入販賣廳,他們點了熱可可、橘子水、熱狗、餅乾、或松糕,圍坐大圓桌盡情的享用,一晚上玩得很盡興而歸,到家一上床就熟睡了。
  • 蒸汽爐子 七年前我們家改裝廚房,把廚房和飯廳的隔牆拆除,請人重新設計,換用全新的㕑房電器,由保羅負責安裝。在買電器之前,保羅建議加裝一個蒸汽爐(steam oven),因為他為一位泰國太太裝過,她非常喜歡,我想同為亞洲人,煑菜的習慣相同,我們也應該買一台來試試,但是廚房改裝後,不知為何我幾乎沒有用過這台蒸汽爐,太座笑說這是我給自己買的昂貴玩具。這次聖誕夜之餐,我要用蒸汽爐負責準備蔬菜,以雪前恥。 首先我要好好瞭解這台高科技的蒸汽爐。爐子大小約像一個大型的微波爐,爐子的右邊有一個裝水的容器,作為供應蒸汽之用,但必須用自來水而不能用蒸餾水,因為自來水中有礦物質,有助於把水變為蒸汽。左邊的大空間用來放要蒸的食材,食材可放在三個長方型的鋁盆內,盆底有許多小孔,可以讓蒸氣達到食材的上下面。蒸汽爐內有一個小電腦,幫助使用者能用適當的時間來蒸各種食材,例如你要蒸小包心菜(Brussels sprouts),打開電腦後先選擇食材為蔬菜,再選小包心菜,再選擇要脆還是你要的軟的程度,然後開始蒸,電腦會指揮開始加熱,並顯示當水達到沸點後,需要蒸多少時間,時間一到爐子開始減熱,然後停止操作,表示食材已經蒸好,可以取出。 我打算為了聖誕夜晚餐做一道「五蔬呈祥」。食材是五種蔬菜:小包心菜(Brussels sprouts)、包心菜(cabbage)、綠瓜(green squash)、黃色瓜(yellow squash)、和甜薯(sweet potatoes)。我將蔬菜先洗乾淨,把約為一英吋直徑的小包心菜對切,包心菜切成二英吋見方,綠瓜和黃色瓜削皮後切薄片,甜薯削皮後切成薄片。因為每種蔬菜我都試蒸過,知道若每一種蔬菜都蒸二十分鐘,會達到我喜歡的軟硬度。我就先把洗切好的蔬菜放在蒸汽爐三個鋁盆中,客人到後才開始啓動蒸汽爐,不久所有蔬菜都熟了,取出後加上橄欖油、胡椒、和少許的塩,兩大盤新鮮爽口的「五蔬呈祥」就端上桌了。
  • 套裝火雞 從一九八八年開始,蘇聯旗下十五個共和國就開始紛紛宣布獨立,其中最大的俄國於一九九〇年六月十二日獨立。當時我在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NIST)工作,我和一位同事於一九九一年十月下旬,跟據交換計劃去莫斯科俄國計量院參觀實驗室、作學術性演講、及和科學家們交換意見。當時星期日在莫斯科開始特別盛行自由市場,也就是美國的跳蚤市場(flea market),在露天大體育場上大家擺地攤,簡直是人山人海。我買了一個套裝洋娃娃(matryoshka,nesting dolls)給我女兒雯綺,這是一套八個木製的洋娃娃,小的依次放在大的裡面。雯綺還保存著這個娃娃,現在給了外孫女琪琪作玩具。 前面說起我於十年前,成為馬里蘭州蒙郡的義工園藝大師,在 Brookside Garden 的植物診所服務。這些年來我一直跟隨我的園藝師父 Len 博士,他退休前在紅十字會血液研究所作研究,他有三十多年的園藝經驗。他是猶太人,比中國人還中國,什麼飛禽走獸都敢嚐。好幾年前他就建議我去嚐一種叫 Turducken 的食物,這是 Turkey-duck-chicken 的縮寫,也就是把去骨的雞塞入去骨的鴨子中,然後一起再塞入去骨的火雞肚中,這讓我想起倒很像俄國的套裝洋娃娃,我就叫這種特別的食物為套裝火雞。 多年來聖誕夜晚餐我都準備煙燻火雞,色佳肉嫩而多汁,頗獲家人和親戚的好評。今年聖誕夜晚餐,我既然想變變花樣,何不試試我師父建議的套裝火雞。我在網上找到了販售的公司,查到有一種套裝火雞,在雞中塞入蘋果而不是香腸,比較健康。於是太座在聖誕夜八天前訂了一個十二到十五人份的套裝火雞,三天後一個大紙箱運到了,箱內套裝有泡沫橡膠大盒子,盒內有一長方紙盒,上面放了二英磅重的乾冰,用以維持底溫,一張紙上印有警告詞,嚴禁放在不通風之處,因為乾冰就是凍結的二氧化碳,若升華為氣體,將會使人窒息。長方紙盒內就是期待已久的套裝火雞,用繩子綁緊,共十一英磅。幸好是在八天之前訂貨,因為運到時離聖誕夜只剩五天,而說明書上說需要在冰箱中解凍五天。 聖誕夜晚餐的客人將會在下午四時到來,因為需要在華氏二百二十度慢火烤六個多小時,但是以套裝火雞體內達到一百六十多度為準。我時間估計得很準,我將套裝火雞於上午十時放入烤箱,約下午四點達到規定的溫度,取出後用錫鉑紙蓋了半小時後,燒烤終算完成,準備切片。把烤好的套裝火雞放在刀板上,先把翅膀和腿部拿開,然後從頭到尾把套裝火雞切成兩半,最後把每一半切成片,分給客人。因爲去了骨的原因,切片時覺得靠肚子部分肉有點散,不太好切。套裝火雞吃時覺得火雞肉部分有點乾而不嫩,鴨肉和雞肉分辨不清,太座說沒有我做的煙燻火雞那樣嫩而多汁,雖然令人失望,但也高興有過這新奇的體驗。

後語

這次聖誕假期很高興兒女孫輩歡聚一堂,第一次觀賞到了花園燈展,讓孫輩們玩得盡興,並成功的用蒸汽爐做好一道蔬菜,雖然套裝火雞不如人意,倒是讓大家有機會嚐過一種從來沒有吃過的菜饌。

真箇是:
花園燈展飽眼福,五蔬呈祥蒸汽爐,
套裝火雞開洋葷,全家歡聚樂融融!

(2019。12)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