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牽腸掛肚話(第)二腦

夏勁戈

清朝曹雪芹所著【紅樓夢】第二十六回「蜂腰橋設言傳心事,瀟湘館春困發幽情」中寫道:寶玉回至園中,襲人正記掛著他去見賈政,不知是禍是福,只見寶玉醉醺醺的回來,問其原故,寶玉一一向她說了。襲人道:「人家牽腸掛肚的等著,你且高樂去,也到底打發人來給個信兒。」寶玉道:「我何嘗不要送信兒,只因馮世兄來了,就混忘了。」

紅樓夢中來引用牽腸掛肚這句成語,證明作者在清朝時就有「身心相連」的概念,心理上的擔憂,會引起腸胃的不適,巧的是英文中的 gut feeling 自兩千年前就明白人類的腸胃能夠很靈敏地感受到許多人心理和情緒的變化,怪不得有一句英文俗語說:「Our gut is our second brain」 2017 年五月十九日,英國倫敦的 Francis Crick 學院的報導也證實了腸胃的重要性。這是根據十二位來自英國、比利時、美國、和荷蘭四個國家的科學家研究報告結果,標題為「瞭解我們第二腦的結構」(Understanding the Architecture of Our‘Second Brain’)。報導中說道:科學家進一步的瞭解到人類腸胃壁上之神經系統如何自主控制其運作,不受命於包括腦和脊髓的中央神經系統,但時時供給大腦訊息,就是所謂的「第二腦」- – – 這項發現能使我們更進一步理解腸胃易激綜合症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及慢性便祕 (chronic constipation)等腸胃疾病發生的病因。 科學家不斷對人類的腸胃増加瞭解,就會因而更新治療方法,這對我來說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因爲我從小腸胃就不好,特別是過去一年來消化不良,就好像一個房子的下水道不通,覺得非常痛苦,一天的情緒常常取決於早上是否通暢。害得我平日只敢吃蔬菜、水果、和魚蝦等比較容易消化的食物,很少吃雞肉和豬肉,跟本不敢碰牛肉。連我喜歡的麵食也不敢多吃,不吃米飯,只吃沒有碳水化合物的藜麥(Quinoa),如此偏食不僅使體重降低,也減少了人生一大樂趣。甚至有時我連附近的文藝講座也不想參加,更缺少到遠處旅遊的意願。 由這個報導讓我想起,我對自己的消化系統,實在所知甚少,在去看腸胃科醫生之前,就先自己研究了一下。原來食物進入口腔後,經過食道(esophagus)進入胃(stomach)中,然後進到小腸(intestine)而大腸(colon),到了直腸(rectum)、肛管(anal canal)、最後由肛門(anus)排出體外。 若當食物進入口腔後,我們細嚼慢嚥,能讓分泌的唾液和食物一起進入食道有助以後的消化。食物進入胃部後,胃壁分泌各種幫助消化的液體,然後進入小腸的前段時,附近的肝臟、胰臟、和膽囊分泌富有酶的分泌物於小腸內以幫助消化,小腸另一個重要的作用是幫助人體吸收營養。消化後的食物進入大腸後,被大腸吸走水分和塩分,和把剩餘之廢物排出體外。 從口腔到肛門全長約三十英呎(~360 英吋)。其中男性的大腸約為六十英吋,而女性的大腸約為六十四英吋。女性的大腸比男性的長四英吋的原因是因為女性需要從大腸多吸收水分,準備以後一旦懷孕時保證有充分的洋水(amniotic fluid)。讓我覺得造物主對人體的消化系統設計得真是週全。因為女性的大腸較長,有名的 Mayo Clinic 在作消化實驗時,發覺在消化一般食物時,通過大腸的時間,女性需要四十七小時,而男性只需要三十三小時。當然我們的消化系統(從口腔到肛門)對於消化不同食物所需的時間是很不同的,例如對多纖維的蔬菜不需要一天,而消化牛排則需要兩三天。 十一月十四日是個難忘的日子,因為消化不良的痛苦,我終於下定決心去看了腸胃科的 B 醫生,他聽了我的病歷後,給了我以下兩個指示。第一歩是每天早上吃軟便劑(17 克 Miralax),及就寢前吃輕瀉藥(兩粒 Senokot),這兩種都是不需處方的藥(over-the-counter medicine)。若第一歩無效,則第二歩是需吃他開的處方藥。很運氣的是第一歩正對我的體質,一試成功,立刻見效,頓然感到身心舒暢,覺得世界變得特別美好,我們女兒說我應該送一個水果籃給 B 醫生,感謝他解決了我切身的痛苦。十四天後正好是感恩節,我和太座早兩天就飛去住在波士頓小兒家,當晚就在附近 Watertown 商場內的 Joyful Garden 中餐館吃了一頓美味的大餐。接下來的幾天,不但品嚐到兒媳準備的火鍋及阿拉斯加的大閘蟹腿肉,也喝到做得一手好菜的親家母熬的牛肉湯。真正盡情大享口福。 我照著這個方法作已過了快樂的一個月。不過我希望不久的將來,科學家能研究出可以根治腸胃疾病的方法,免除許多人的痛苦。我也須常常警惕自己,不要高興過度而大吃大喝。還應多吃蔬菜水果,並且早上要吃得飽、中午吃得好、晚上吃得少。要多健走,多喝水,並抱持樂觀的心態。 ( 2019.12 )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