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金秋時節話新詩

——華府作協寫作工坊新詩課程的報導

(《文繫中華》第40

(《報導園地》第2號)

華府作協寫作工坊供稿

         華府作協寫作工坊(2019-2020)第二次課程,於2019年11月3日下午在馬里蘭洛城進行。任課教師是新詩界頗有成就和聲望的三位華府詩人:周慶明、李玥和焦海麗。他們從新詩的賞析、創作、詩學概念乃至理論分類等各個角度,深入淺出地為工坊學員上了一堂別開生面的新詩課程。

         首先登上講臺的是焦海麗老師,筆名白水河。她從1992年開始發表作品,詩歌、散文、小說等不同體裁均有涉獵,廣汎發表於海内外一些重要報刊雜誌上、並被收入合集與年鑒。她尤其在新詩創作上體會很深、收穫頗豐、獲過獎,出版過雙語詩集,是漢英雙語詩刊《詩殿堂》的編委。此次她主講的題目是《詩中隱藏的邏輯線》。她認為,雖然詩的語言有時表面看似沒有邏輯、甚至要打破邏輯和慣性思維,呈現一種跳躍的思維、體現一種非理性的力量,但詩中往往會含有一條「隱藏的邏輯線」,具有一種內在相關。表面的散,和內在的斂,達到統一。這條線是與一首詩的目的有關的,是一條貫穿全詩的線。邏輯線是她自己寫詩時,應用的一個方法。

         焦海麗老師介紹了自己的寫作經驗,一般始於一個靈感,記錄下腦海中跳出的句子;然後思考,想表達的是什麼,整理出一條埋藏在文字後的邏輯線;最後,刪掉不合這條線的句子。也會加一些過渡的句子,起到轉承起接的效果。其中「轉」是非常重要的,往往是一首詩的點睛之筆。寫作者用詩表達,也用詩交流。邏輯線就幫助你表達,也幫助別人理解你的詩。她也提到,不同的寫作者,有不同表達方式,不同的寫作觀。也有的詩人的作品邏輯線不明晰,甚至沒有邏輯線。這就形成了詩的風格、寫作手法的多樣性、豐富性。

         她用三位詩人的作品講解了邏輯線。其中青小衣的《木頭詩》,以婚姻歷程為線,寫愛情,寫人生的蓬勃、衰老、死亡與生命的延續。語言清新,意象美好。解文閣的《衣服》時空垂直變幻,短短十三行,涉及幾代人。含而不露,營造出一種世事滄桑的意境。海麗自己早年的作品《雪箋》,取「以雪為箋,寫一地思念」為意,層層遞進,抒發思鄉之情。結尾處跳出現場,以旁觀者的角度,展望、回望。

         焦海麗老師鼓勵學員們多寫詩。每個人都是很獨特的,沒有兩個人有雷同的個性、經歷、天賦、思想。而獨特性正是寫作的基礎。

         第二位講授課程的是現於美國馬里蘭大學任教的理學博士李玥老師。他也是多年來活躍在北美及中國詩壇的詩人,是中國詩歌學會、北美華人詩學會會員,以及《當代漢詩》編委。他的上百首詩歌散在於海内外報刊雜誌上,並被收錄於《2016中國詩歌選》《2017中國詩歌選》《中國詩選2018》《21世紀世界華人詩歌精選》《中國當下詩歌現場2016年卷》等新詩文集之中。出版過詩集,并且數次獲獎。他在課上為學員們講課的題目是《新詩的賞析》。李玥老師首先簡短地介紹了新詩百年發展的軌跡,和當前的現狀。中國新詩歷經第一次現代詩浪潮、抗日戰爭時期、建國後時期、朦朧詩、後朦朧詩時代,到二十一世紀的網絡和自媒體時代。當前新詩創作呈現出個人化和多元化特徵,可以說詩壇「空前繁榮」,各種風格和流派層出不窮,但也存在泥沙俱下、魚龍混雜等問題。

         李玥老師認為詩是最貼近國家、民族的命運和發展的文學形式。他提出一個問題:何為好詩?他認為,好詩首先是詩,表達凝練、結構多樣,有節奏和韻律,反映生活或表達情感。好詩的立意,即主題,不外乎兩個字 -「情」和「理」。風格應具開闊性、開放性、包容性、多義性。力圖避免無病呻吟、故弄玄虛。他說:「好詩應該似一塊晶瑩剔透的水晶球 – 反映外部世界的現實, 同時反映出詩人及讀者自身。」

         他講解了新詩創作過程中的主題選擇、寫作風格、語言節奏、創作技法等內容。他選取了不同風格的三位詩人的作品進行講解。其中張二棍的《流浪漢》是典型的口語詩,李玥稱其為「冷刀子」風格和「旁觀者寫作」。詩中沒有抒情,運用一系列對比,寫社會底層人的生存狀態。陳東東的《雨中的馬》則迷幻、靈動、新奇,注重詩的音樂性。歐陽江河的《公開的獨白 – 悼龐德》注重思辨,為其提倡的「知識分子寫作」的典範,以對應「平民寫作」 – 不將寫作視為遊戲,而作為平凡生活的提升。最後李玥以王寅的《朗誦》作為結束語:「 …… 謝謝大家 / 謝謝大家冬天仍然愛一個詩人」。

         李玥老師還專門準備了一些課後作業,鼓勵學員學習與提高新詩的創作。

         最後走上講臺的是筆名輕鳴的周慶明老師。他畢業於北京大學,中國社科學院、以及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和紐約州立大學奧本尼分校,現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一所大學東亞系任教。詩作上百首,發表於《詩刊》、《詩歌月刊》、《創世紀》、《新大陸》、《詩殿堂》等文學期刊,入選多種詩集,並多次獲得海内外一些重要的文學獎項。他向學員以《詩歌的意象》爲題進行了講解。他從胡適的「八項主張」談起,指出胡適受到了意象主義的啟示。意象是詩歌創作和欣賞的核心問題之一。美國著名意象派詩人龐德對意象下的定義之一是:「意象並非一個意念。它是一個能量輻射的中心或者集束 – 我只能稱之為漩渦, 意念不斷地湧進、湧過、湧出這個漩渦。」

         龐德深受中國和日本古典詩影響,他的詩作和詩學觀點又對中國新詩的興起和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從中國古典詩詞中學到全意象、會意法(意象疊加)等關於意象的技巧。比如馬致遠的《天淨沙·秋思》-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情景交融、心物合一,有意境。意象疊加的例子,比如龐德的名詩《地鐵站臺》-「人群中出現的那些臉龐: / 潮濕黝黑樹枝上的花瓣。」 全詩沒有一個動詞,包含兩個中心名詞,「臉龐」和「花瓣」。龐德卻認為此詩之中只包含一個「意象」, 是一種「疊置狀態」: 即一個意念在另外一個意念之上。西方的文藝潮流對中國的新詩影響巨大,如印象派和超現實主義等。但是,中國古典詩中有大量的寶藏值得發掘。

         周慶明老師介紹說,意象可分為四個層次、五種意象:第一個層次叫描述性意象,第二個層次叫比喻性意象,第三個層次叫觀念性意象(又可分為象徵意象和非象徵性意象),第四個層次叫直覺意象。

         那麼中西詩歌的意象有什麼異同?周慶明老師認為,中國意象具有直觀性、形上性、整體性三個特徵,並構成一個完整體系。他認為西方意象大多停留在個人情感的抒發,缺乏超越性的形上思考。從整體性來看,西方意象論較多停留在實象層面,缺乏對「象外」層面的追求,因而無法發展為意境論。

         周慶明老師本人擅長在詩中使用意象和拼音,使詩的理解或解釋的多種性成為可能。他以自己的作品《比重》、《雨姑娘》講解意象,其中後者也運用拼音創造多義意境。他還介紹了張力、復義、隱喻等詩學概念,以及象徵主與超現實主義。

         講座結束後,工坊班長陳星主持了師生問答,學員與詩人交流廣汎、互動熱烈。課後師生合影留念,部分學員還與老師共進晚餐、席間進一步進行了新詩方面的探討。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