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清邁印象

(《旅遊文學》第2號)

作者: 之微

        2018年二月初,已經在柬埔寨泰國轉了一圈的我和在新加坡工作的女兒,到泰國來出差的太太,在清邁會合,共同度過一個難忘的愉悅的週末。因為僅兩天時間,很難說對這個享有“最佳旅遊地之一”盛名的城市有深刻了解。因此只能寫一寫對清邁的印象。

(一)古城

        清邁位於泰國西北部,距首都曼谷700公里。泰北是山地。平河自北部大山中奔騰而下,沖刷出一塊狹長的山谷平地。清邁古城傍著平河,背靠西邊的素貼山而建。古城建於1296年,四方形,邊長1.5公里。如今城東塔佩門,古城的四角都留有磚砌的城牆遺址。環繞古城的護城河寬18米,保存完好。

        這裡曾經是高棉帝國的屬地。以後又一度被緬甸統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裡成了中國和緬甸發端的商道上水陸兩路的樞紐和碼頭。商船和馬幫在清邁一帶或休整或交易,進而南下至印度洋海岸。元朝時,蒙古大軍南下,攻克雲南境內,位於橫斷山南端的景洪。傣族公主率族人南撤。其子孟萊王領軍趕走泰北的緬甸統治者,以清萊和清邁為根據地,建立蘭納王國。 1296年築清邁城,並把首都由清萊移至清邁。清邁人尊重歷史。在清邁藝術文化中心門外廣場上,並排立著孟萊王,蘭甘杏大帝(暹羅國王)和南蒙王的塑像。

        清邁和中國雲南的景洪,緬甸的景棟,老撾的瑯勃拉邦形成一個“同文同種”的特殊文化地理圈。這四國四地的主要居民屬於同一民族,所說方言差別不大。對於國際關係來說,這種情況可以促進交往和合作,也可能成為衝突的根源。在中東被分散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四國的庫爾德人,就是不幸陷入戰亂的典型例子。清邁人處於地緣政治的邊緣,何其幸也。

        如今的清邁已經沿平河兩岸擴展為百萬人口的大都市區,成為僅次於曼谷的泰國第二大城市。清邁的傳統工業集中於絲綢,紡織和農產品加工。在教育上卻算得上是“重鎮”。清邁大學是泰國在曼谷之外所建第一所公立大學,西北大學(Payap University)則是泰國第一所私立大學。清邁大學接待遊客參觀。

        清邁古城內禁止建高層建築,街道相對保持著“歷史”的面貌。不過,這裡並沒有我原先想像的,中國南方古鎮的那種石板路啊,黑瓦頂啊,木板牆啊等等,看不出什麼特色。要說特色,便是相對密集的寺廟。常常可以見到廟宇琉璃瓦的屋頂和翹起的尖角。城中一些著名寺廟,如柴迪隆寺(Chedi Luang),帕邢寺(Phra Singh),是遊客雲集的地方。

        清邁的夜市非常出名。夜市設在古城東門外,平河西岸。每個晚上都有。那裡的攤位一個接一個,小商品從木雕,漆器,銀器到各式衣物,各種食品,一應俱全,價錢低廉。外國遊客可喜歡在夜市遊逛了。小販還價,英語說得很利索。

(二)寺廟

       蘭納王朝早期,清邁成為佛教聖地和中南半島西北方的文化中心。 1477年,第八次世界佛教會議在這裡的柴迪隆寺舉行。那是清邁的黃金時代。古城內以及周邊300多座寺廟都是那個時期的建築。

        清邁的寺廟大殿和曼谷及其他泰國城市的寺廟建築風格基本一致。柴迪隆寺堪稱清邁城內第一大寺,又叫大佛塔寺。寺內的大佛塔據說(沒有明確記載)原先高80-90米。 16世紀一次地震,主塔倒塌,只留下殘缺的基座。其基座是我在吳哥古城中看到的那種廟山式,或者說金字塔式的建築,依然十分巍峨。

        城西門外的鬆達寺(SuanDuk)有一片白色的塔林,其中只有主塔鍍金,在視覺上形成白色和金色的組合,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座金塔下,據說埋著佛陀的捨利。而白色的塔林是蘭納王室成員的埋葬地。鬆達寺院現在是清邁佛學院的校園。

        清邁市之西有一座海拔一千多米的素貼山,山頂的寺院原先就叫素貼寺(Phrethat Doi Suthep)。近年來中國遊客猛增,該寺院又取了個中文名字“雙龍寺”。這裡是清邁的首選旅遊點。遊人如織。沿著陡峭的盤山公路開到山上的停車場後,遊客如果不乘纜車,就要攀爬三百多級台階到雙龍寺的大門。台階的兩側各有一條用彩色玻璃和彩釉瓷磚鑲嵌的巨龍雕塑。長約150米的巨龍自寺院大門翻騰而下,山口的龍首高高昂起,十分壯觀。

        雙龍寺周圍古木參天,院內奇花異草伴著亭台樓閣,色彩斑斕。庭院的東邊是一雙層平台。過去遊客在平台上鳥瞰清邁市區,可以一覽無遺。可惜的是,近年來山谷中空氣污染越來越嚴重。山下霧濛濛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了。傳說當年蘭納國王將清萊的佛舍利裝箱,放在一隻白色的大象背上。又把白象放入大山森林中。這隻大象爬上素貼山,鳴叫三聲,倒地西去。於是國王命人在此建造這座寺廟。該寺又叫“舍利子佛寺”。寺院的中心由東南西北四座佛殿以及長廊相連,組成一個四方形的院中院。遊客入內需要脫鞋,拾階而上,進入大門。院內的中心矗立著一座建於16世紀的金塔,高20米。塔內藏有佛祖的捨利子。這是佛教徒的聖地。只見人們摩肩接踵圍著佛塔轉,口中唸唸有詞。據說,這樣的祈禱十分靈驗。

        雙龍寺裡的遊客數量應該比香客要多。但是那圍著金塔慢行祈禱的香客和匍匐在佛像前的信徒卻凝聚著很強的氣場。他們的虔誠令人肅然起敬。

(三)山水清邁

        清邁之所以成為旅遊勝地,除了依山傍水,氣候涼爽,景色旖旎,最大吸引人之處,便是空氣的清新了。我讀過這樣的介紹:“這座小城安靜,淡雅,空氣乾淨清新,張口呼吸像是親吻戀人的臉頰。”這話我信的。二十幾年前,歌星鄧麗君因為哮喘,在1994年底選擇了當時以空氣清純著稱的清邁度假療養。第二年5月不幸在這個小城香消玉逝。
但是如今的清邁空氣的污染程度已經相當嚴重。在大街上看到戴口罩的遊客不在少數。而遊客的增加,使得這座小城安靜和淡雅的氛圍不再。自2011年以來,遊客以每年15%的速度激增。預計2018年清邁遊客將接近兩千萬人次。每十個人中至少有三個人來自中國。遊客為本地經濟的增長做出貢獻,也帶來了大量的問題:機動車輛激增,垃圾難以處理,等等。調查研究表明,空氣變糟主要是農民買不起肥料,焚燒有機物改良土壤所致。而城區四周環山,煙霧散不出。清爽的清邁變成美好的回憶。

        我們只有到山裡去尋覓青山綠水,田園風光了。

  我們去了清邁北面一個叫做班通隆的少數民族山寨。這不是那種山民祖祖輩輩生活的原始山寨,村民由深山中搬遷而來,其中有瑤族,孟族,帕龍族,……,還有以長脖子婦女聞名的帕東族。帕東族(Padong)女孩子從五歲起便用金屬環撐起脖子,睡覺都不摘下。經年累月,她們的脖子變長,金屬箍也不能拆了。必須以箍來支撐頭部的重量。安置這個少數民族山寨的公司說,讓人們來此參觀,是為了在尊重另一種文化的前提下,增進外部世界和山民的了解,是一種文化的交流。而這些山民也因為在傳統種植業養殖業之外,有了生產和出售手工藝品的謀生手段,生活確實得到了改善。

        手工紡織機前的老嫗,友善地向我們微笑。她們中的許多人前半生或許根本沒有跨出大山一步。在他們剛剛搬遷到這裡的時候,看到無所事事,手持相機東張西望的遊客會作何感想?我們看著高腳竹樓,大片樹葉編串起的屋頂,手工勞作的村民覺得好奇。她們看到世界各地來訪的遊客也會覺得古怪吧。因為這些少數民族村民搬來有一些年頭了,出售手工藝品的婦女們都會說一些英語。一個孟族婦女告訴我們,孟族就是中國的苗族。她有三個孩子。她希望這些孩子長大能夠到城裡去工作。

        因為離城裡相對遠一些,也可能因為是下午時分,這裡遊客不多。我們一到那兒,就宛如踏入世外桃源:綠油油的水稻田裡,禾苗兒青青。高腳竹樓下,雞犬之聲相聞。水牛在山坡慢騰騰地吃草。夕陽給池塘的水面鍍上金色的鱗光。久違了,這麼美的自然風光。

       這才是我們夢中的清邁。

Pic1.jpg

图一

pic2_柴迪隆寺堪稱清邁城內第一大寺。寺內的大佛塔據說原先高80-90米。這是塔的基座.jpg

图二:柴迪隆寺堪稱清邁城內第一大寺。寺內的大佛塔據說原先高80-90米。這是塔的基座。Pic3-清邁大學接待遊人參觀.jpg

图三:清邁大學接待遊人參觀。

Pic4-城西門外的鬆達寺,據說金色的主塔下埋著佛陀的捨利.jpg

图四:城西門外的鬆達寺,據說金色的主塔下埋著佛陀的捨利

Pic5-雙龍寺建於素貼山山頂,寺院內奇花異草伴著亭台樓閣,色彩斑斕.jpg

图五:雙龍寺建於素貼山山頂,寺院內奇花異草伴著亭台樓閣,色彩斑斕

Pic6.jpg

图六

pic7.jpg

图七

tuPic8.jpg

图八

Pic9.jpg

图九

Pic10.jpg

图十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