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雙十節放煙火

(《散文怡園》第3號.文1)

篇頭語

散文可以是滿世界的香氣從門縫裡擠進,也可以是一星火光散射到四面八方;你看、你聽、你思、你記;天馬行空、遐臆馳張。歡迎你,到散文怡園來播種,讓它四季如春,沁人馨香。

作者:安守中

抑制著心中的激動和興奮,我用力推上了點火閘,隨著電極閃出的藍色火弧,右側二十公尺處,震耳欲聾「轟!」的一聲,國慶晚間的第一顆高空煙火,拖著一長串火星尾巴,奔向夜空。屏息靜氣,仰望穹空,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高空煙火冉冉騰升,幾秒後升到最高點。

「碰!」的一聲悶雷,煙火高空炸開,爆出各色亮點,五彩繽紛,燦爛如流星,光耀劃過天際,瞬間擴散成一個超大的琉璃彩球。「哇!哇!」淡水河兩岸成千上萬的觀眾歡聲雷動,照相機密集的閃光燈,此起彼落,不停閃爍。

一九七四年,我從陸軍兵工學校調至聯勤二○六兵工廠水電所,承接了國慶日放煙火的任務。煙火怎麼放?我毫無概念。王領班說:「少校,你不要緊張,我們放過好多年了。你把任務分配好就行,其他我們弄。」我說:「還是要懂一點,萬一出問題,知道怎麼解決。」「這簡單,我給你解釋一下。」王領班的熱心解說,解了我的心中疑惑。

原來煙火和迫擊砲原理類似,都是前膛裝填發射。煙火的炮管是半埋地下,先從炮口放入藥包,再放入有導火線的煙火彈,導火線連接電子點火引信,引信連接控制開關。電瓶為電源,開關推上,線路接通,引信爆炸,引爆藥包和導火線。藥包爆炸,空氣膨脹,產生推力,將煙火彈從炮口射出。煙火彈升空高度決定於導火線長度,一公分的導火線可延時一秒,根據煙火彈射出速度和導火線長度,可算出煙火爆炸高度。煙火騰空時看到的火花尾巴,是導火線燃燒產生。我在兵校當過教官,教過迫擊砲,這些原理,他一說我就知道。

一九七四年十月十日早上六時,天微微亮,水電所參與放國慶煙火的員工到齊,分乘兩輛軍用大卡車向淡水河進發。煙火施放地點在台北和三重之間的淡水河沙洲上,晚上七時正開始施放。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準備。

煙火施放有十個節目,除了第九個節目「飛瀑銀河,光耀寶島」是架子煙火外,其餘都是高空煙火。架子煙火像建大樓搭的鷹架,有三層樓高,分五層,每層有長五十公尺的煙火噴花,各層用導火線串連,燃放時一層接一層噴出耀眼火花,傾瀉而下,遠看如銀河瀑布,飛濺而出,非常壯觀

高低空煙火有各種口徑煙火彈,警衛連早一天已埋好炮筒,裝進煙火彈。水電所的工作是把煙花彈的引信,接上電線拉到距離四、五十公尺外的控制箱,以開關控制每個節目煙花點火。任務簡單,但接線繁雜,工作量大。我把人員分成四組,架子煙火單獨一組,其餘三組由三個領班帶隊,每組負責三個節目。 王領班和我走得近,我分配他到第一組,負責前三個節目。

我有個不能說的小祕密,我想施放第一顆「聲震天中,扭轉乾坤」的高空煙火彈。報紙早就宣傳,這顆直徑十二英吋的煙火彈,是台灣高空煙火史上最大尺寸。依慣例,每個節目的煙火彈由各組組長發射,我知道王領班會答應我的要求。想到能親手點燃這顆破紀錄的煙火彈,耐不住心頭欣喜。

下午五至六時之間,夕陽西沉,已近黃昏,各組陸續回報工作完成,我趁天還沒全黑至各組檢查了一遍。煙火彈的接線有沒有問題,無從測試,施放才知道。這種複雜的大型工作,現場狀況百出,意外難預防,只能在出現時再想對策。

接近煙火施放時間,從淡水河沙洲上,遙遠可看到台北車站附近燈火通明,車站對面一棟五層樓的頂層,視野開闊,是蔣經國總統觀賞煙火的位置。 準七時,高音喇叭播出雙十節的祝禱詞。幾分鐘後,總指揮部透過無線電機,下達施放命令。 王領班和第一組的員工圍在我旁邊,「少校,推上開關」。我推上開關。「碰!」的巨響,拖著火花的煙花彈奔向夜空。幾秒後,「轟!」的一聲,超級煙花彈炸開,紅白藍黃,點點流星,四處奔放。我仰望夜空中的超級大煙花,沉浸在難以言喻興奮中。

五分鐘一個節目,王領班接手點燃第二個「四季平安,國運昌隆」,和第三個「照亮宇內,光耀中華」,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高低空煙花彈,一個個光輝燦爛,閃亮在台北夜空。波濤似的歡呼聲從淡水河兩岸,一浪高過一浪湧來。 王領班負責的前三個節目放完了,接著是年輕的吳領班的第二組,施放第四到六個節目。 遙遠傳來高音喇叭:「現在開始第四個節目『花團錦簇,富貴吉祥』」,「轟!轟!轟!轟!」一聲接一聲,先是小型紫色鏤空菊花球爆開,接著是一個大過一個的藍色、紅色、銀色菊花球相續爆開,天空布滿大大小小各色晶瑩剔透的菊花球,真是花團錦簇,也象徵富貴吉祥。四面八方又是一陣接一陣的歡呼。

高音喇叭接著說:「開始施放第五個節目『萬紫千紅,燦爛宇宙』」 出狀況了,無線電機傳來吳領班緊張的聲音:「少校,第五個節目放不出去。」「怎麼搞的!」我一聽心血上衝,緊急循沙灘小徑,趕到吳領班的控制站。「再試一下!」我說。「試好多次了,不行!」吳領班搖了搖控制箱,又上下推了幾次開關,毫無動靜。他慌了,我也慌了。 「現在開始第五個節目!」高音喇叭呼叫第二次。指揮部也來電:「你們搞什麼,快放!」我心急如焚,一定是電線斷了,排除故障不是幾分鐘的事。我束手無策,卻時間緊迫。高音喇叭第三次廣播「現在開始第五個節目!」 「我放第六個節目。你快去查線。」我靈光乍現,心想反正都是高空煙花,是「萬紫千紅,光耀宇宙」還是「四海同心,歡欣國慶」,誰知道?先糊弄一下,爭取時間。我把第六個節目開關推上,立刻,大大小小的煙火彈連聲爆炸,熱熱鬧鬧的光球騰空而起。 吳領班帶兩個人快步檢查線路,暗夜中,循著小徑,幾個手電筒閃爍著白光,漸行漸遠。

高音喇叭又傳來,現在是第六個節目「四海同心,歡欣國慶」。混過第五關,又來第六關,關關難過。 第三組和第二組的控制站距離很近,第六個節目的煙花彈已打掉,我別無選擇,迅速趕到第三組,把第七個節目「錦繡未來,璀璨前程」的開關推上。「轟!轟!轟!」一聲聲激動人心的悶雷,煙花從低空炸開,一層高過一層,各色煙花連續爆炸,把夜空照耀如白晝。煙火爆炸聲應和著四面觀眾的興奮驚呼聲,一陣接一陣傳來。

一個節目約五分鐘,已十分鐘了,吳領班去查線,還沒消息,我坐立難安,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第九個節目「飛瀑銀河,光耀寶島」是架子煙火,到時候一定過不了關。時也!命也!弄砸了國慶煙火,不要說我,連廠長都擔待不起。現在還剩最後一個「混」時間的機會。 高音喇叭聲音響起,開始第七個節目「錦繡未來,璀璨前程」。我故意拖延了幾秒,才把第八個節目「瑞氣聚發,超越顛峰」開關推上。 「碰!碰!碰!」煙火彈接連爆炸,「咻!咻!咻!」光點噴發如流星,這是集束煙火,高空低空,大小銀蛇亂竄亂舞,熱鬧精采萬分,我卻情緒緊張,根本無心欣賞。 這時無線電機傳來吳領班聲音:「報告少校,斷點找到,線已接好!」「快回來,馬上要放了!」我霎時平靜下來,催他們快離開危險區。 高音喇叭傳來,現在施放第八個節目「瑞氣聚發,超越顛峰」。我回到第二組,吳領班也回來了,懷著忐忑的心,我緩緩推上第五個節目的開關,「轟!轟!轟!」一顆顆煙火射出,一團團火球騰空。成功了,一切苦難危厄都已過去了。接著第九個「飛瀑銀河,光耀寶島」,和第十個「十全十美,中華慶生」也都順利施放。 至八時,國慶煙火施放完畢,經歷一天的緊張興奮,收拾善後,人潮散盡,拖著疲憊身軀,回到水電所已近午夜。 連續三年在國慶日帶隊放煙火,是人生難得際遇。後兩年的煙火施放都順利,只有那年遇到重大意外,又能幸運解決,過程的驚心動魄,令人終身難忘。 韶光荏苒,星移斗轉,現在光輝的十月已無當年的輝煌。雙十國慶,淡水河畔,夜間煙火,都只能在記憶裡找尋。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