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從冷水澆頭 談到熱水器 ​​​​​​ 夏勁戈

中國古典名著「儒林外史」是由明朝吳敬梓所寫有關許多讀書人的野史。是一本描寫讀書人的命運和當時社會現狀的諷刺長篇小說。明朝時讀書人經過考試成為秀才,是為士大夫的最基層。秀才在省會通過考試後就成為舉人,社會地位更大大的提高,許多人都要來巴結他們。我認為儒林外史中最生動又可笑的是第三回描寫秀才范進中舉之前被岳父胡屠夫譏笑和諷刺,中舉後他的岳父立刻變成對他畢恭畢敬的情景,相比之下特別傳神。多年後范進終於考中為舉人,高興得發了瘋。范母請求胡屠夫幫忙,胡屠夫認為舉人是天上下凡的文曲星,碰都碰不得的。但經范母苦苦哀求,胡屠夫先喝了些酒以壯膽,然後才敢鼓起勇氣左右兩掌痛擊范進雙頰,才把范進打醒過來,全家得以歡慶。

​ 一九五〇年代,中國著名作家汪曽祺將「范進中舉」改編為京劇劇本。其中有一段有關中舉之前的描述。范進因多次考試未取,劇中胡屠夫教訓他道:「你瞅瞅你!這副窮酸相,也配當老爺?我說你什麼好哇!我甭在這兒跟你費話了!我還殺我的豬去吧!你趕快回家瞅瞅,你媽媽都快餓死了!」范進唱道:「適才間岳父一番訓,冷水澆頭懷抱冰。此時如夢又如醒。」。京劇中引用了書中沒有的俗語「冷水澆頭懷抱冰」,此俗語是說因突然遭受打擊或刺激,思想為之一震。這句俗語被許多地方戲曲引用。我雖然沒有經過書中或劇中類似的打擊,但以前被冷水澆頭倒是有的。

​  回想起來,抗戰勝利後,我家在天津市前日租界萬全道住了兩年,之後在上海黃浦區城隍廟附近住了半年,那時都是用煤球爐燒熱水洗澡。到台南後住在健康路體育場附近,大家都是用圓柱型的煤餅爐燒熱水洗澡。因為房子簡陋,在天津和上海我們是放澡盆在廚房中,而在台南時澡盆是放在一進屋子大門到客廳之前的玄關內。雖然一直沒有正式的浴室,也還逃過了冷水澆頭的驚愕。

​倒是在國立台灣大學機械系念書期間,住在台北市羅斯福路校本部第六宿舍樓上二〇五室。共用的浴室在樓下最右邊的一大間,靠後牆處有一大水池,蓄放冷水供同學們使用。大家洗澡時坦承相見,用鋁製水盆裝冷水從頭澆下,台灣天氣炎熱,第一盆冷水澆頭,會令人冷得發抖,後來再澆也就有些習慣而停止了發抖。這是我一生中勇往直前冷水澆頭的親身體驗。

​搬到現在馬州住家之後,開始時用的是電熱水器(Electric Water Heater)供給熱水,非常費電。十二年前改用天然氣熱水器(Gas Water Heater),維持費要便宜很多,但為了安全,家中特別裝置了一氧化碳警告器(Carbon Monoxide Detectors)以測天然氣外洩。今年(2019)夏天天氣特別炎熱,近八月底時熱水器忽然壽終正寢不能供給熱水了。想到熱水器的年限多半是八到十年,維修超齡的熱水器有些不划算,就決定換個新的。

​住在近處的女婿建議了兩三家安裝熱水器的水管工(Plumber)公司,我選了靠近的一家,電話打去時,公司問我現在有的是那一種天然氣熱水器,幸好我手邊就放著說明書,封面上寫著 Gas Power Vent Water Heater,告知後公司說他們不裝這類的熱水器,而推薦一家在附近可以裝的 V 公司。我十二年前並沒有研究關注熱水器的事,原來天然氣熱水器分為兩種,一種是用直接排廢氣法(Direct Vent),而我家是另一種用外力排廢氣法 (Power Vent)。前者是廢氣自然垂直上升經煙囱從屋頂排出,可能有逆流將廢氣吹回屋內的危險。我家的是廢氣由吹風機吹經管道橫向送出牆外,價錢較貴但比較安全。

​ 問 V 公司需不需要先來我家看看,公司説不必來,但只需要告訴他們我現有熱水器的高度和直徑。高度很容易量是五十九英吋,但直徑有些難量,因為熱水器上有吹風機和許多管道,情急之下只好動用我的幾何常識,我量到了圓周為六十九英吋,除以圓周率 3.1416後,得到直徑為二十二英吋。將這兩個數據告知公司後,我就訂了要安裝天然氣用外力排放廢氣法的熱水器,但要到兩週後才能來安裝。這兩星期內,幸好女兒家就在附近,我們不需用冷水澆頭來洗澡。因爲現在不比當年,隨著馬齒加增,冒然用冷水澆頭來洗浴,因會使血管收縮,若惹出心臟病來,可是性命交關的事不是開玩笑的。

​ 兩星期後,很高興公司的兩位水管工準時在上午十點鐘到達。他們立刻將舊的熱水器拆除,兩人蠻費力的把它從地下室拉上很窄的樓梯,然後擡出大門外,搬下新的熱水器到地下室更是大費周章。之後就見大概是當助手的水管工出出進進的,搬上搬下新舊的零件和雜物。三小時後約在下午一點鐘,新的熱水器就安裝好了。水管工工頭請我驗收,熱水已可供應,地下室熱水器附近收拾得非常乾淨,工頭告訴我說為了安全,按馬里蘭州的規定新加了兩項零件:一件是冷凝排水管(condensation drain),連裝在吹風機的出口管上;另一件是熱膨脹筒(thermal expansion tank),是一個 4.5 加侖的圓筒,連接在冷水進水管上。這兩件零件在新熱水器的說明書上是沒有的。我並注意到熱水器上新焊接了許多銅管,我告訴工頭說焊接得很漂亮,就像藝術品一樣。因為我多年前在附近的社區大學選過六堂焊工課,知道這是很不容易的一門手藝,原來工頭在這一行已經作了四十多年。

​很高興又有熱水可用,並學到了許多熱水器的常識,而且非常感謝馬州的注重安全,更是十二萬分的佩服這位水管工的敬業精神和超人的手藝,真是天下有能人行行出狀元呀!

​​​​​​​​​​(2019.10)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