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秋 的 隨 想

(《散文怡園》第2號.文2)

作者:劉雙柱

    坐在後院的陽臺上,初昇的太陽還是那麽晃眼。迷著眼,伸個懶腰,看著屋頂在陽光下閃閃發著光。頭頂是藍色的天,高高的。在風裏搖晃,白樺樹把日光一絲絲一縷縷灑向鄰居的紗窗。屋旁的山茶花凋謝多時了,在背陰裏,深綠色的葉背肥肥厚厚,已經在準備嚴冬來臨。秋蟬依然在樹叢裏清唱,殘葉中的歌聲已經不復夏日般那麽嘹亮。泡上一壺紅茶,舒服地靠在躺椅上,品一口深秋的早晨。讓全身放鬆在清新的空氣裏,順其自然地去體會秋意中的那一份慵懶。

     微閉雙眼,去感覺陽光醇厚柔潤的撫摸,去感覺風一陣陣地波動著樹叢,去感覺山林裏的樹枝在風中起舞,去感覺林中的小溪蜿蜒穿過軟綿綿的草地,清澈見底,上面緩緩飄蕩著白色雲絮的漣漪。風從臉上掠過,順山坡往窪地滑過去,一波又一波。窪地的蘆葦在風波裏一上一下,隨著大自然的心跳,合著秋風的脈搏在遠處起伏。

    鼻子在秋風裏嗅,聞到近處野花野草混雜的味道,還有遠處田野裏草垛的氣息。偶爾,空氣中會飄來海灣的鹹濕,夾雜著清蒸馬州大藍蟹打開後蟹黃的膏香。仍然活着的則展着肥肥胖胖的蟹背,鉗子在空中張牙舞爪,擠滿了簍簍筐筐還在橫行霸道。月圓時分,暄氣初消,桂花皎潔,華燈初上。幾壇好酒,幾碟小菜,幾位摯友,幾句秋詩,風騷伴著雅興在餐桌上飄香。

    心靈,在秋天的小路漫步。秋天的路好遠好長,彎彎曲曲不知道走向何方。走在小路上面,滿地的落葉在腳下簌簌作響。一陣風吹過,林子裏一場黃金雨從天而降,紛紛揚揚。記得,有一隻温暖的小手,把紛飛落葉攥的緊緊,邁過小徑穿過樹叢跨過小橋,撒到蜿蜒的溪流上。心思,在小路上清揚起來,隨風隨雨輕蕩。温馨的情愫悠悠,飄落在落葉佈滿的小路旁。

     正午的秋日下,烏鴉們自顧自地在樹上喫著野果,誰都懶得理睬。三三兩兩的,高興了就呱噪幾聲,表示歡暢。田野裏,玉米棒棒採摘後,玉米杆子帶着乾乾的葉子仍挺立在田旁地頭,一片齊刷刷的枯黃。在等著鬼節裏佈置的八卦陣,讓孩子們在裏面捉迷藏。遠遠的林間,小鹿們在好奇地探頭探脑觀望。可能在想:要不要進去八卦一下,看看能不能躲過那個三國的諸葛亮?

        傍晚的秋,别有一番美好。瀟灑輝煌的夕照,直到那遠山的天邊,起伏著山巒靑黛的翦影和一望無際的半壁殘紅。大雁排成行,從頭頂飛過,大聲的呼叫著同伴。飛行途中改變著隊形,隨後在暮色中變得越來越小。小鳥們開始歸巢,三四隻一起,兩三隻一起,匆匆地飛去,不見在無盡的天邊。

        日落以後,天色很快的變幻著顔色。從白色、黃色、紅色和褐色,進一步加深,漸而從蔚藍變到海藍,直到深藍。月亮和星星開始佔領秋夜。夜的天空,似乎比白日要高,天空澄澈高遠,而且深邃。無窮無盡的蒼穹,令人神往。眞想展開翅膀,在清風中扶搖直上,卻是“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秋夜慢慢降臨。一彎新月的細牙,開始從樹梢上漸漸昇起,越來越豐滿,如仕女款步在盛唐。繼而慢慢苗條,穿過現代人的時光隧道,變得婀娜嬌小。星星調皮地眨著眼,從不隨便移動星位。混雜在星星裏,閃爍其間的是飛機夜航的燈光,在夜的大幕上移動方向。大熊星座現出微笑,口角繞著北斗做一個自以為大有深意的環繞。仙女座將高貴的清霜輕灑在野花叢中,順手鋪在乾鬆的草地上。

        夢開始在秋夜裏編織,把遙遠的模糊和猶新的記憶用上下針串在一起,掛在小路前夾道成排的白樺樹上。落葉、小溪、樹叢、孤獨、靜夜、思念、陽光、温暖、徘徊、讀書、燈光、陽臺、疲乏、自信、從容……一切,都在秋的夜色裏溶化,在秋的波光中斑斕。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