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詞韻心聲​​ 夏勁戈 ​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流傳千年的經典作品,承載著千千萬萬人的情懷與思慮,其中古典詩詞尤為經典中的精品,最美麗又最有魅力。我很欣賞古典詩句,但更愛好那些有韻味的古典詞句,其中兩位著名詞人李後主和李清照所填寫的詞含有豐富的感情,有起伏,有旋律,都可以郎朗上口,百讀不厭,所以我背誦了許多我最喜歡的句子。 ​李後主和李清照的身世很相似。他們前半生充滿了歡樂和柔情蜜意,後半生卻因為亡國或亡夫,嘗盡了痛苦、悲傷、和悽涼。知道他們一生經歷和背景,更能深深體會到詞中的心境。 李後主 ​李後主名李煜,生於公元 937 年卒於 978 年,享年僅四十一歲。他是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出生時正是南唐開國之年,二十四歲繼任皇位,立大周后為皇后。那時南唐就已經向北宋稱臣進貢。李後主二十七歲時大周后去世,四年後立大周后之妹為皇后。 ​ ​李後主對大周后用情極深,一人填詞一人彈奏詞調,夫唱婦隨恩愛有加。下面這首「一斛珠」可以看出兩人打情罵俏情意綿綿的濃情蜜意。 「一斛珠」​​南唐。李後主 晚妝初過,沈檀輕注些兒。 向人微露丁香顆;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 繡牀斜凭嬌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李後主雖然很愛大周后,其實對她的妹妹小周后也是一往情深,大周后為他的皇后時,李後主就和小周后偷情相遇,下面這首「菩薩蠻」就寫出小周后撒嬌的模樣。 「菩薩蠻」​​南唐。李後主 花明月黯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 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 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後來北宋宋太祖欲招李後主進北宋都城開封,李後主不從,兩國交惡。李後主三十七到三十八歲時北宋與南唐交戰,三十九歳時南唐亡,李後主成為南唐最後一位君主,他和小周后同被宋太祖俘捉,從南唐都城南京送往開封,同年宋太宗繼位。宋太宗不僅監禁李後主,進而常召小周后進宮,這種亡國之痛和眼看愛妻被霸佔的侮辱,真是情何以堪,兩年後李後主被宋太宗毒死,幾個月後小周后因悲哀過度而死亡。李後主在被監禁時仍然填了許多流傳千古的詞,以下這首「烏夜啼」和「虞美人」確實道出了極其痛入心扉的情懷。 「烏夜啼」​​南唐。李後主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常東。 「虞美人」​​南唐。李後主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䦨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李清照 ​北宋自公元 960 年到 1127 年,南宋則自公元 1127 年到 1279 年。李清照生於公元 1084 年卒於 1155 年,也就是北宋末到南宋初這段時期。她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是蘇軾的學生,藏書甚豐,工於詞章。母親是狀元王拱宸的孫女,所以很有文學修養。李清照十八歲時與二十一歲的太學生趙明誠在北宋都城開封成婚,兩家的父親多為朝廷高官,但站在新舊黨不同的派系,使得小夫妻倆夾在中間十分為難。 ​李清照出嫁後與丈夫十分恩愛,兩人在一起時常常討論金石書畫,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整理。丈夫因公遠行時,她常託人帶去所填之詞以表思念之情。下面這首「一剪梅」和「醉花蔭」就可看出她相思之苦。 「一剪梅」​​宋。李清照 紅藕香殘,玉蕈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纔下眉頭,卻上心頭。 「醉花蔭」​​宋。李清照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李清照四十三歲時北方女真族建立的金朝攻破開封,北宋滅亡。宋高宗趙构遷到河南商丘建立南宋。夫婦倆流寓南方境遇甚苦。兩年後趙明誠病逝,從此她過了漫長二十六年孤苦的生活,七十一歲在悽涼中悄然辭世。 ​李清照後半生遭遇到喪夫之痛,恩愛夫妻如今天人永訣,再也不能舉案齊眉琴瑟和弦,夜深人靜,那濃濃的思念之情難以自拔。在「聲聲慢」和「武陵春」中道出她的悲哀。「聲聲慢」中第一句就是非常有名的十四個疊字,連同「武陵春」中的名句: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把她喪夫之痛深刻地表達得一覽無遺。 「聲聲慢」​​宋。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黄昏點㸃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武陵春」​​宋。李清照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晩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涙先流! 聞道雙溪春尙好,也擬泛輕舟; 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李後主與李清照很技巧地透過詞句述說了他們的心聲,千年後的讀者還是能夠隨著那些詞句和他們一起歡樂,一起悲傷不已。證明了兩位文學家偉大的動力和永恆的價值。 ​​​​​​​​​(2019.09)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