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外小說專欄

大聰明與小聰明

【(小說)在美阿三●§《生活篇》

阿三的倆友王甲與薛乙,因工作關係,須學完上下兩大部頭教科書,半年後參加理科某項全國性統考;一旦此次未過,三年後方可再考。

那天本棱與阿三登門造訪,恰遇二人爭執不下。甲說要認真自學,乙說不如去學校聽課;甲說那要花銀子,乙說偷進教室偷聽就是、自然免費;甲說那是做弊,乙說那是科學用腦;甲說所謂科學用腦是投機取巧的代名詞,只有把兩部頭書一頁頁蟲子般蛀掉到腦子裏纔是真的;乙則說科學用腦是科學,讓老師先引導一下、打開思路,知識便成了有了縫的蛋,腦子可象蒼蠅一樣鑽進去,才能學得多快好省……

阿三的腦袋在爭執雙方波浪鼓般左右扭動,此時不由露出些許微笑:“果然聰明!”

甲不服氣:“他那哪是聰明?!偷聽不道德還投機取巧!記得什麼名人說過,科學從無捷徑。只有紮紮實實讀書和做題,不怕學不會!”

阿三一笑:“也不無道理!”

乙反對:“只六個月,你那方法一分鐘掰兩瓣怕也不夠。無捷徑那還要學校幹嗎?”

甲瞪眼:“有那時間總不能浪費在課堂上。時間需要掰兩瓣時那就只能掰兩瓣,總比你那去課堂、再把它掰成三瓣強!”順便向裁判拉關係:“阿三你說是吧?”

阿三不給面子:“怕理上有點歪、也有點板實!”

乙開樂:“說得是,還是咱這方法空靈!你瞧:一,咱偷聽不花錢;二,這科學用腦的全部涵意恰是短平快、多快好省:三,尤其只按老師佈置的作業去做題,那不更得少走多少彎路、省多少麻煩!要不怎麼叫個空靈!”順便也找後臺:“阿三你就是這意思吧?”

阿三象噎住又象卡住,翻數次白眼楞是半天才接上碴:“空……確夠空靈可也夠邪!”

乙一時誤解,不由得意,大拇指向自己胸口點了點:“怎麼樣?連人阿三都認爲咱聰明!”

阿三吐出一口氣:“聰明!簡直聰明到了家!”

本棱在一邊故意揭底:“阿三你上次不是說,‘到家’的意思就是不大聰明?”

阿三很堅定果敢也很清脆地噴出了倆字:“沒錯!”

乙不明白,不依不饒:“那咱到底算不算聰明?”

阿三答:“也算聰明,只是小聰明。”

甲得意:“對,就算聰明也沒大出息!科學用腦之說全是自欺欺人!把能找到的題全找到、統統做一遍,那才叫大聰明!”

乙反攻:“那才叫大愚蠢!想知花生仁是否個個有紅衣,難道還真得把所有花生全剝開不成?”轉身又向阿三進攻:“聰明就是聰明,怎麼還分大小?我看你這是瞎評論!”

甲立場不堅定,竟也將矛頭指向阿三:“是啊!怎麼纔算大聰明?怎麼纔算小聰明?總不能由你那兩片嘴脣一大舌頭說了算吧?”

阿三不慌不忙,對甲微微一笑:“你那一一做題論、以及不能科學用腦論,確實很笨!”沒等乙得意,又添了一句:“不過再笨也還算大聰明!”

轉頭對乙不懷好意地也是一笑:“你那偷聽之論,咱不上綱上限,只說一旦查出便雞飛蛋打,所以究是小聰明;你那科學用腦論,本來確是大大的聰明,可惜也被你給化成了小小小聰明!”他一手上橫一手下豎及時對正欲開口的乙做了個休止符號:“你自己說說看:聽課引導學習、打開思路的好方法,卻被淪爲少做習題偷工減料自欺欺人的所謂捷徑,怎能說這是真聰明?倒不如說是你小聰明的獨一無二大發現!”

本棱趕忙出來打圓場:“阿三你這傢伙只會信口開河,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你怎麼知道什麼小聰明大聰明?其實只是到處胡扯瞎吹過過指教癮就是。”

阿三朝本棱灑來奸詐一笑:“誰說本三不知?吹牛胡扯過指教癮,那叫玩聰明,你看本三現在是在玩嗎?大的上綱上限爲人處世咱不說,僅就日常做事而言,老實忠厚踏實鞏固的萬無一失之法,再笨也是聰明、且是大聰明;顧此失彼投機取巧的權宜之計,再聰明也是小聰明!”

甲得意:“合着咱纔是大聰明!”

乙也想得開:“小聰明反正也是聰明!”

然後他倆一齊衝本棱開火:“這兒有你什麼事兒,也來指手劃腳?其實最笨的只是你,連玩聰明都不會!”

本棱好心沒好報,臉頓時憋成個紫茄子:“咱本好心,無非是個呂洞賓;呂洞賓成仙之人,哪還能不聰明?!”

阿三不陰不陽在一旁及時問甲乙:“知人家那‘棱’是何意?”

俱答:“按人家自己之言,‘棱’是地方口音之‘人’。‘本棱’,也就是‘本人’的意思吧!”

阿三用手向他倆劃了一個大圈,再用大拇指向本棱方向捅了捅:“你倆其實與他同名!”

本棱沒好氣:“關咱本棱何事?”

他二人亦俱不解,同問:“何意?”

答:“本棱本棱,‘本’即是‘苯’、棱則是‘人’。全是‘本棱’,豈不等於全是‘笨人’也!”

甲乙俱嚷:“得,把我們全繞進去了。合著只有你聰明!”

本棱卻咧嘴一笑:“笨即愚。大智若愚,則咱愚者大智也,不然咱也不起這個名字了,你說是吧!”

Categories: 文外小說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