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鳥語蟲鳴話耳聰

鳥語蟲鳴話耳聰

文/夏勁戈

九月初氣溫開始轉涼,天高氣爽,走在附近林蔭大道上,非常賞心悅目。耳中聼到許多鳥叫聲此起彼落,並有一片蟲鳴聲,有點像是台南住家附近的知了聲,踏過落地的黃葉發出沙沙的清脆聲。回到家後,在聼「維也納森林故事」(Tale from Vienna woods) 中,前四分鐘描寫 Johann Strauss 和他女高音女友,在馬車上穿過維也納森林構思曲子時的音樂。以前從音樂中只聼到十次鳥叫聲,現在居然可以分辨出十多次。到附近女兒家,外孫和外孫女講話也可以聼得比較清楚了。我彷彿忽然覺得週遭充滿了悅音和朝氣。

        記得兒時家母告訴我説,我右耳的耳膜上生來有一個針孔,但一直對聼覺好像沒有什麼影響。退休前有一次在辦公室開會,秘書就能聼到隔壁房間的電話鈴聲,我卻一點也沒聽到,我那時並沒有在意。後來在參加讀書會時,長桌另一頭的談話我就聼不清楚。更有甚者,最近有好幾次太座的耳提面命,卻聼錯了指令,這可是大逆不道,趕快遵命去看 Dr G 聽力師(audiologist),她的診所很安靜,人也很有耐心回答我各種問題。她為我作了數種聼力檢查(hearing)及鼓室檢查(tympanometry),並解釋了耳朵的結構,使我增長了不少的常識。

        原來聲音可以經過外耳及耳道,震動耳膜 (tympanic membrane),再傳到中耳的三根相連的小骨 (malleus、incus、stapes ),繼而傳至內耳的耳蝸(cochlea),最後傳給大腦的神經。聲音也可以經由頭骨達到內耳。人講話聲音從低頻率到高頻率的範圍大約是 250—8000 Hz。

我的聼力檢查 (hearing) 包括下列三種:

1。是純音調(tone)檢查。 聲音單獨輸入左耳和右耳,輸入的頻率自低頻(250 Hz)到中頻(1500 Hz)再到高頻(8000 Hz),以測耳朵的靈敏度。

2。是純音調加上噪音的干擾。聲音輸入左耳的同時,將噪音輸入右耳;反之聲音輸入右耳的同時,將噪音輸入左耳。

3。是把發聲器單獨放在左耳和右耳後骨頭上,讓聲音不經過外耳和中耳,直接傳到左耳和右耳的內耳,以測耳朵對純音調的靈敏度。

另外針對我右耳的鼓室檢查(tympanometry)。是把一種叫鼓室計(tympanometer)的儀器放進右耳,以測試右耳耳膜震動的程度。

        聼力檢查結果顯示:

1。傳純音調。 左右耳對高頻率的靈敏度下降,那是因為自然老化的原故;對中頻率的靈敏度,左右耳比正常的聼力稍低,但右耳要比左耳更低一些;對低頻率的靈敏度,左耳比正常的聼力稍低,但右耳則大幅下降,表示右耳聼力弱。

2。加噪音。 把噪音輸入左耳則對右耳的聽力影響較大,但把噪音輸入右耳對左耳的聽力影響不大,皆因右耳聼力不佳之故。

3。把聲音從耳後骨上直接傳入內耳。從左耳後骨上輸入聲音或從左耳輸入聲音,對左耳的靈敏度沒有分別。但從右耳後骨上輸入聲音其低頻率的靈敏度,要比從右耳輸入聲音其低頻率之靈敏度要高得多,幾乎和左耳一樣,表示右耳朵的中耳部分包含耳膜有毛病。

        鼓室檢查就證明右耳聼力弱是出於右耳膜上的小針孔,使得耳膜幾乎無法震動了。聼力師 Dr G 要我去耳鼻喉科 H 醫生處檢查,H 醫生一眼就看出我右耳膜上的小孔,一再叮嚀因為有這個小孔,清除耳屎時千萬不可用一般的水洗法,必要時每六個月可去 H 醫生的診所由醫護人員幫忙清除。但說不用治療開刀補洞,推薦我裝助聽器來增加聼力。因此聼力師 Dr G 特別為我把左右助聼器根據我的聼力頻率曲線調整,並調整聲量的大小,戴上後果然聼力大增。這種新型的助聼器很小,包含兩部分,一部分像小腰子形狀掛在耳後,內有接受器(microphone)和放大器( amplifier),用一條細管連到放在外耳裡小而短圓筒狀的發聲器(speaker)。我沒有選用全放在耳朵中的助聼器,這種助聼器較大,戴上會把耳道全塞住,不透氣很不舒服。

結語: 三年前我兩眼都開了白內障,頓覺世界非常清晰而艷麗,而今雙耳又有了助聼器,終於使我聼得清看得明了。

真箇是:

耳聰目明真聰明,返老還童誠可慶!

讀書切磋增學問,含飴弄孫齊歡欣。

                                                                        (2019.09)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