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熵」? 夏勁戈

 

一九五九年我從台灣大學機械系畢業。兩年的空軍預備軍官役後,於一九六一年八月十三日,從台灣高雄港坐船,經琉球及日本大阪和横濱飄洋過海,三星期後到達美國洛杉磯附近的港口,然後坐了三天兩夜的灰狗長途汽車,終於好不容易在九月初時趕上印第安納州 Purdue 大學秋季開學。就讀於機械系研究所博士論文是有關物質的熱物理thermophysical properties of materials雖然念的是機械系,但因研究的領域特別所以需要跨系選四個系的課程,機械僅選四門課、冶金metallurgy兩門、數學系四門、物理系的課最多有八門

 

物理系的基本入門課是熱力學 thermodynamics), 這門課看似簡單,其實內容頗富抽像的哲理。但在所有研究所我念的十八門課中卻是我考得最好的課,大概是我們過去受到的教育對吧。這又讓我想到好像工程方面若進一層研究就需到物理和化學,再深一層就會觸及哲學,最後如果還是無法理解,是否就進入神學的領域了。

 

熱力學中講到了一個有趣而有用的概念,那就是「(entropy) 讀音是商 而商也是數學上的術語就是 (被除數) 除以 (除數)簡單的來說一個系統將能源轉換成叧一種需要的正能量,但也產生了無用或浪費的能量。無用的能量)除以能源的能量就是。因為我的研究與光學有關,就讓我拿燈具來解釋的概念。一個燈具的目的是用來照明,以前常用鎢絲燈泡只能把 10-20% 的電能轉換成可以照明的光,而多到 80-90% 的電能變成無用的熱。如今最新的燈具發光二極體(Light Emitting Diode,簡稱 LED它能把 40-50% 的電能轉換為光,而只有 50-60% 的電能變成無用的熱。所以 LED 值要比燈泡小得多,即効率要高到二到四倍這個概念也可以用到另一類系統,例如個人、家庭、國家、和世界,我們希望每個系統能產生正能量,盡量減少甚至避免產生用的能量

 

個人可以產生正能量的習慣是陶冶身心和注重德行注意身體的健康,樂觀進取,心存慈善、仁愛、誠懇、助人、和有恆,為人要有禮節及謙虛的情操,豐富而完善自己的人格不要沾上抽煙、酗酒、吸毒和邪念的惡習,避免無補於事的行為

 

在家庭裡夫妻要相敬如賓,兩人各自有獨立(independent)的性格,但能互助(interdependent,而非全面依賴(dependent。長輩要能自律,以身作則,要慈愛而非溺愛,養成子女的自主性,能孝順父母,長輩要能順水推舟鼓勵子女的興趣,使得家庭和睦充滿了歡樂。

 

國家的存在是要能安撫全體國民,所以政府要言而有信,講究法治。在制度上政府的主要部門要有相互權利監督。讓國民在有充分的自由之下,族群和睦相處,能夠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免於恐懼。減少權力鬦爭而不顧國民的福祉。

 

世界上大小國家能有自由平等的地位,減少霸權及一國獨大的心態。使各國能和平相處,自由貿易,守望相助。各國要注重環保,讓我們唯一頼以維生的地球可以永續

 

的概念可以用於社會各層結構。當今世界上國與國對立,族群和族群對立,毒品與槍枝橫流,天下大亂人心惶惶彷彿末日已到。衷心希望經由個人修身起,齊家,治國,到國際合作,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則真是萬民之福也。

 

(2019.09)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