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吹皺一池春水 — 進城開會有感 夏勁戈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閑引鴛鴦香徑裡,手挼紅杏蕊。

鬦鴨闌干獨倚,碧玉搔頭斜墜。

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南唐詞人:馮延巳    詞:「謁金門」

​今年(2019)六月十七至十九日三天,我從馬里蘭州進城到華盛頓參加了國際照明協會四年一次的大會。就好像馮延巳的詞中所寫,有如遇到乍起吹皺一池春水的風,把我平靜退休生活的水面,吹起波浪漣漪,感想良多,是為之記。

前言

​國際照明協會(法文,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De L’Eclairage, CIE)於一九一三年成立於巴黎。現在涉及的技術由六個技術處負責,包括視覺與色覺、光與輻射之量測、室內照明設計、室外與交通照明、光生物與光化學、和影像技術。

​我於一九八一年,加入了 CIE 這個協會。CIE 每四年在不同的國家舉辦一次大會,因此得以週遊列國。我第一次參加的大會是 1983 年在荷蘭的 Amsterdam,以後連續參加了六次大會:1987 年在意大利的 Venice、1991 澳洲 Melbourne、1995 印度 New Delhi、1999 波蘭 Warsaw、2003 美國 San Diego、2007 北京。我還參加了 2013 年在巴黎舉行的 CIE 成立百週年的慶祝大會。

​這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參加 CIE 第二十九屆大會,我覺得特別有意義。記得是在我加入 CIE 之前,首都華盛頓在一九六七年舉辦過一次大會,到五十二年後才在此舉行這次大會,而我就在住家附近恭逢盛會,實在幸運。回想二十年前,我以 CIE 主席的身分在波蘭首都華沙主持了第二十四屆大會。而這次大會的主持人是我在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院服務時的好友 Dr. Yoshi Ohno,他是 CIE 現任的主席,我正好可以親自為他捧場。再加上退休後很少參加大型的科技會議,就讓我將這段經歷和感想與讀者分享。

公車上

​開會的旅館住一晚要三百元,好在家門口就有公車到地鐵站,一出地鐵就是開會的旅館,缺點是已經不習慣需要黎明即起趕第一班公車。退休後十多年沒坐過公車,感覺和以前大不相同。從前一上公車若坐在佰生人旁邊,常常可以隨便閒聊,現在全車非常安靜,遠超過半數的人一聲不響,不停地看手機,實在很沒意思。

地鐵中

​我對地鐵的印象倒是很好,車廂是新型的,座椅都是從車頂掛下,地上沒有椅腳,很容易清掃,也顯得特別乾淨。回想近十年前女兒家住在 Dupont Circle,太座和我週日須要去照顧小外孫,每天黎明即起坐公車,再坐地鐵,然後再走十條街才到,真是長途跋涉鍛鍊腳力,冬天天寒地凍,我還特別穿上棉毛褲禦寒。那時地鐵的地上可是很髒亂,非常煩人。

註冊

​因為已預先報名及繳費,所以報到的手續倒是很簡單。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以前都會發給每人重重的兩大本節目表及所有報告的摘要,現在只需給網址及密碼,讓開會的人自己用手機或平板電腦去搜查,省了很多紙張,我們也少提了不少重量。註冊處還告知因為我是前主席,所以晩間大宴席時,太座和我已被安排在貴賓桌。

網路技術

​CIE 充分利用網路技術。例如平時各技術處及屬下各小組除定期在一起開會外,另外的時間會員們可以在各自的辦公室充分利用網路(Web Networks, Webinar, Webcast),用視訊會議,討論和投票決定技術文件的內容,大大增進了開會的效率,並節省了大家的時間。這次中國北京計量院三位會員,沒有及時辦好簽證而不能親自到場,還好他們能將報告從網路上傳來,投射到視屛上,讓大家都能看到。大會在宣布四年來三位最佳服務獎時,只有一位得獎人在場,其他兩人,一位在澳洲,另一位在歐洲,但經過國際連線,用網路我們可以聽到他們倆在世界的另一端接受這個榮譽。

亞洲國家的參與

​從前德國、法國、和美國參加 CIE 的活動最踴躍。近年來亞洲地區的參與大為増加。中國、韓國、馬來西亞曾主辦過四年一次的大會及兩年一次的期中會。這次參加 CIE 大會的四百二十位會員,約一半來自亞洲,大會一半的報告也是由中國、日本、韓國、台灣、和馬來西亞的會員提供。中國的廠商也開始參加儀器展覽,並贊助大會的開銷。可見亞洲國家國力增強,科技有了極大的進展。

技術報告

​我退休後這十五年來,還繼續為有關科技會社的會員,閲讀專業的雜誌和文章,也為科技雜誌評審提交的稿件,關心科技的發展和最新動態,平常也盡量寫些科學普及化的中文文章。所以這次大會聽取報告和其他會員討論時,都能應付自如,並沒有脫節的感覺。

新血輪

​在一次休息喝茶時,我坐在一大圓桌旁,一位女士突然跑到面前,自我介紹她叫郝洛西,説起二十年前我們曽在波蘭首都華沙見過面。當年因為她的名字特別,有點像外國名字,我印象很深,所以一直記得她。她現在是上海同濟大學博士生指導教授,是 CIE 新當選負責出版的副主席。

​另外一位是王建平,二〇〇七年中國主辦四年一次大會時,我們在北京見過面,現在她是中國杭州浙大三色(Sensing)儀器有限公司的負責人,該公司出產照明與顯示量測的儀器,也是這次參展及資助 CIE 大會廠商之一。

​段家瑞博士現在是台灣工業技術研究院的協理,並兼任中區及南區分院執行長,他以前是工研院量測中心的主任,該中心和我們美國標準與技術院同樣是負責計量的單位,常常合作和互訪,所以我們很熟。他特別介紹我認識了中心的新主任林増耀博士,我們倆好像一見如故,一認識就同唱了好幾首台語民歌。

​我這幾位優秀的年輕朋友們近年來個個事業有成,真是令我非常欽佩。

後語

​很高興退休多年後,有機會參加了一個大型的國際會議,遇到各國的新會員,也有幸和許多老會員朋友再次相見。在開會聽報告時也能參與討論,顯示寶刀尙未老也。和許多同行相談,激勵自己的腦力,讓生活過得有生有色,平添情趣。

​​​​​​​​​(2019.08)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