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外小說專欄

三種人

【(小說)在美阿三●§《工作篇》】

按規定,州府每月第五日前必須將資料傳過來,而阿三他們一般總能在頭兩天內收到。只是這次有點異常,第三天清晨仍無音信。    

旁組安娜便急起來,要阿三去電詢問。阿三遵命。對方答“機器出故障,一旦修好即可發出”。    

安娜聽了仍不安,請阿三去電追問對方何時能修好;一會兒她又專程過來,再次讓阿三去電,告訴對方這邊期限緊、請求加速。    

阿三笑眯眯均應了,其實再也紋絲未動。他知對方那個叫瑞娜的“聯絡員”,聰明能幹尤其誠實,不必催。    

當然,他沒告訴安娜。

在阿三看來,對責任而言,人分三種。第一種,對自己要求嚴過他人,做事乃追求信譽與威信。事未做好自嫌丟醜,會首先自責。此種人不必催也切勿催問,因其已盡最大努力;催則枉催、且等於不信任,以致對方氣憤,結果會適得其反,一怒之下反會減速。

   第二種人,小滑頭,常常躲懶。不催則不做,催了才做、做得也自然。不做時常有佔便宜之感,所以能躲便躲;且會偷工減料、人前背後多少有些不同。此類人非催不可,催時言重點也未必會生氣,甚至催得輕了會只當耳旁風,所以性格上倒似蠻顯寬和。

   第三種人,大滑頭或老滑頭。找理由不做或少做,催也無用;催急或做錯還有本事倒打一耙讓你自己難過,即使那耙舉起時滿面笑容。躲不過必須做時,還得有人站那兒盯緊了再另加點權威,方肯努力。不做沒覺佔便宜,做了卻覺吃了虧,所以催急了也會生氣;但多催畢竟起些作用。

阿三把瑞娜歸為第一種,不敢催。催急了若弄巧成拙、人家公事公辦拖到第五天尾上才傳送,豈不更糟?   

果然,才大半天過去,資料便已到位,瑞娜也已及時來電滿口歉意地通知了阿三。阿三不敢耽擱,及時告訴了安娜。   

安娜於是十分自得,認為這全是自己催促之功。阿三笑笑,心說您安娜真個夠LUCKY(幸運),一連碰到兩個咱這實誠之人,只可惜您從來聽不出味兒,咱無法跟您解釋;嘴上卻是連連夸贊:安娜您對您真對,下次還得聽您使喚!  

安娜還是沒聽出味兒來。   

於是皆大歡喜。

Categories: 文外小說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