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彩欣專欄

初生男娃的殞落 爸媽跨越血緣的愛

生兒育女對大部分夫婦來說是一件尋常事,但是對於面對難孕、經歷早期流產、產出死胎或承受嬰孩夭折的夫妻來說,擁抱健康寶寶、牽著剛學會走路孩子的小手,都是一個遙遠的夢。有求子困難的夫婦往往直接求助生殖科技,然而再先進的醫學,也不能百分百保證夫妻可以平安誕下小寶寶,一些夫婦轉而考慮跨越血緣藩籬,收養別人的孩子。

九天母子緣 走向求子路 

台灣人Yvonne Tsao與美國白人先生Thor Olson婚後很順利自然懷孕。2006年2月,Yvonne懷孕第34週的某一天下午,她突然提早破水。可是首胎沒經驗,羊水就像尿液。翌日清晨2時多,她再度感覺「漏尿」,同時發現尿液帶點粉紅色分泌,並有輕微陣痛,胎動次數也較平常少。Thor致電醫院,護士仔細詳問幾項要點,宣告沒有生產跡象,不用到醫院。清晨近5時,「漏尿」再次襲來,可怕的是一個噴嚏居然引出一串胎兒臍帶,Yvonne在救護車上努力維持跪姿、頭向下,送院後馬上進行剖腹生產,誕下兒子Henry Olson。

 34週出生的寶寶雖然界定為早產兒,但是一般而言存活率還是超過9成。不幸的是Henry的臍帶從陰道跑出來,受到擠壓,臍帶無法正常輸送氧氣給胎兒。Henry出生時,小小的身軀呈現灰色,而且沒有心跳,醫生們搶救10多分鐘,小生命才恢復生命。由於缺氧時間過久,Henry腦部嚴重受損——即使他能夠生存下去,他很大機會終身喪失自理能力。

最後Henry在世上生存了九天。

心痛的Yvonne和Thor極度自責,兒子離開接近一年時,Yvonne曾經說:「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如果當時我能夠小心一點,Henry的命運便會改寫……」Yvonne用自己的傷痛經歷,提醒每一位懷孕的朋友,千萬別錯過任何肚內寶寶的求救訊號,情願費時多跑幾趟醫院,也不要錯失救回寶寶的最佳時機

雖說時間永遠是治癒傷痛的最佳良藥,但是伴侶、親人、朋友和信仰的陪伴卻有如服藥的溫水,Yvonne和Thor更尋求心理諮詢師的協助。縱然椎心之痛還在,但她們希望生活盡快重回正軌,不再終日沈浸在悲傷之中。Henry離開3個月後,Yvonne努力調整身心、增補從前缺乏的生產育兒資訊,祈求Henry或其他靈魂再給一次機會她當一個好媽媽。

當Yvonne 38歲時,她和Thor努力嘗試再次懷孕近半年,Yvonne不但一週一次針灸、每天服用中藥,而且運用瑜珈調理身體,好消息卻還未來到,她們開始看不孕醫生。

醫生檢查發現Yvonne左邊輸卵管出現阻塞現象,但沒需要馬上動手術,醫生建議先服用高劑量排卵藥,嘗試自然受孕。可惜超音波檢查結果顯示Yvonne對排卵藥反應不佳,非但沒有增加排出卵子數目,子宮壁也受藥物影響而變薄,她們只有採取更進取的方法嘗試懷孕。

2006年12月,Yvonne和Thor決定在美國進行第一次試管療程。療程先利用抑制排卵藥物人工調節Yvonne的生理週期,再施打高劑量排卵針,可是抽血顯示相關賀爾蒙指數沒有達至最低標準,預視該次療程將不會成功,故必須取消後續治療。

2007年7月,Yvonne和Thor有意再接再厲,希望再走一次試管療程。可是Yvonne的抽血結果呈現卵子品質欠佳,試管成功率僅有百分之一,醫生必須中止是次作業。同年10月進行的第二次試管療程,縱使排卵針的劑量比同類療程高出兩、三倍,可是卵泡內沒有卵而必須終結治療。Yvonne傷心地說:「每次試管療程都停在取卵階段,連植入的一步也走不到,如果我有機會宣告受精卵著床失敗,可能還比較容易接受。」


緣分台灣女寶到來 女強人甘願成全職媽媽  

在美國進行試管嬰兒療程不果,Yvonne開始支持Thor的提議——領養。Yvonne分享:「既然之前我能夠成功自然懷孕,並誕下Henry,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再生一個孩子,所以最初不大能接受領養孩子。」

直到有天Yvonne看到梅格萊恩(Meg Ryan)領養女孩的報導,梅格萊恩的一句「我完全相信收養不是隨意的事。她本該是我的女兒,這是上天的安排」,深深觸動Yvonne,讓她開始萌生領養念頭。

此外Yvonne有一位努力做試管療程的朋友,提及自己的努力沒有成功,卻賠上健康,讓Yvonne深思健康和求子孰輕孰重。後來美國醫生建議Yvonne借卵,她深明借卵也不一定能成功懷孕,加上領養是一件善事,更讓她感覺收養是可取一途。

2007年夏天,Yvonne和Thor參加一場國際領養組織的座談會,登記後不久已有社工進行家訪。儘管Yvonne慢慢不再抗拒領養,但是她藉著回台的難得機會,還是計劃試試看台灣著名的不孕醫生。結果不用看不孕醫生,命中註定的孩子便悄悄來到她和先生身旁。

2007年冬天,一名皮膚白皙、小嘴巴、臉圓圓的可愛女娃降臨世上,正在等待被領養,在Yvonne台灣親友的熱心幫忙下,女嬰還沒滿月便成為Yvonne和Thor的女兒。

這涉及台灣私人領養法規,加上小女娃的非孤兒身分,大大增加夫妻倆替女兒申請美國移民簽証的難度(必須在美國境外生活滿兩年,方可為女兒辦理美國方面的領養手續),讓原來在美國有優渥工作的Yvonne不得不辭職,並與丈夫分隔異地,獨自照顧女娃、等待一切手續完成。Yvonne多次堅定地表示:「領養手續的複雜遠遠超過我們預期,但是我和先生從不後悔收養女兒,因為有了她,我們的人生再度充滿希望。」

懷著Henry的時候,Yvonne從沒有想過放棄累積近20年的工作成果,早已找好托兒中心,計劃3個月產假後,把兒子交給托兒所照顧,繼續扮演女強人角色,可是兒子的意外,徹底動搖她過去工作至上的價值觀。

當女兒終於來到Yvonne懷中,Yvonne沒有選擇把女兒留在台灣,自己回美打拼,她解釋:「我失去Henry ,又經歷幾次失敗的試管療程,千盼萬盼的女兒終於來到,我怎會輕易放下寶貝女兒?工作之後再找便有,但是孩子的成長,錯過了便追不回來。」

照料初生嬰兒固然虛耗體力,但是教育孩子更需要無比精力。Yvonne和Thor在女兒很小的時候便搜集許多領養孩子的教養資訊,她們相信:「在女兒嬰兒時期,我們花大量時間培養我們三人的感情,讓女兒體會我們對她濃厚的愛和全心的關懷。希望當女兒知道自己的身世,她不會懷疑我們對她的愛,或質疑我們對她的教導,避免演變成難以處理的管教問題。」

Yvonne和Thor的思維裡不存在「養兒防老」的觀念,但是為人父母總希望孩子成年後,仍願意百忙中抽空偶爾陪伴。Yvonne說:「我相信只要真心對待,就有更大的機會換得她的真心。不是嗎?」時光荏苒,女兒今年底將滿12歲,Yvonne可以非常肯定地說出:「曾經我也很糾結孩子是不是來自我的卵子,看我現在多快樂!」、「是不是我懷胎十月生出,真的一點都不重要了!」

現在Yvonne在台灣經營一家名為「逸室佳居(Easy Go USA)」,專營美國進口家居飾品的公司,公司的另一個名字是「瀚瑞國際有限公司」。「瀚瑞」正正是Henry的中文名字。近年Yvonne重新發展個人事業,同時努力當一個好媽媽,但是在她和Thor的心中一隅永遠有Henry的位置。

後記:Yvonne的經歷鼓勵了許多求子路上的同路人,感激Yvonne慷慨答應筆者重寫她過去的要求,希望有相似經歷的人也可以走出適合的道路!

Categories: 鄧彩欣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