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彩欣專欄

在美亞裔最想念的家鄉美食

唐人街、亞洲超市是許多海外遊子的心靈慰藉,但是美國畢竟不是移民、留學生的家鄉,難免會掛念故鄉的人事物。筆者在臉書群組發了「最想念家鄉菜」的貼文,短短幾天便吸引近百個離家萬里的臉友踴躍說出許多親切的名字(一些筆者不認識的地區菜,也觸動筆者的胃)。

不是台灣人未必知道的地道佳餚


來自香港的筆者以為自己對台灣菜挺了解,但是看到台灣臉友的留言,才知道台灣實在有太多美食等待外國人去品嚐和發掘,筆者最希望嘗試的是呱呱包、蚵嗲、菱角酥及幾款台灣青菜。

光看「呱呱包」名字,筆者只聯想到刈包和漢堡包,搜尋後才知道呱呱包來自台灣一間已有四十五年歷史的在地炸雞連鎖速食店——頂呱呱。既然是炸雞店,莫非呱呱包就是頂呱呱的招牌炸雞漢堡?如果只是美國許多餐廳和速食店均會供應的炸雞扒漢堡包,筆者大概不會如此心動。呱呱包是一款炸雞皮包裹香菇糯米飯的美食,一邊寫,筆者的心已經飛往台灣。好消息是去年底頂呱呱已經衝出國際、進駐紐約!

來自台灣的Mandy Hsu說最想念蚵嗲,金黃香脆的蚵嗲看似是蚵仔煎的厚飛碟狀版本,Mandy解釋:「蚵嗲和蚵仔煎是不同的東西,蚵嗲內不只有蚵仔,還有大量韭菜。」一直喜歡潮州蠔餅和韭菜的筆者,不用試吃,已經知道自己必定會愛上這款利用湯勺定型的飽滿炸物。

筆者小時候,每逄中秋節爺爺會剝菱角,去殼後的菱角口感有點像栗子,只是近二十年,香港已經很少地方可以買到菱角。根據在台北居住超過二十年、台灣南部地區長大的朋友分享,菱角酥不是台灣常見的小吃,她印象中只有在台中吃過。厚厚的炸粉漿包裹香軟的菱角,吃過的人都說要再來一包。

此外不少台灣遊子也說很想念各式內臟滋味。儘管美國亞洲超市可以找到豬腸、豬腰、豬紅等食材;一些在美的台灣餐廳也有供應內臟菜式。可是誠如一位王姓臉友所說的「太多想吃的,但似乎總有餐廳能做,正不正宗而已」。其中幾位臉友提及豬血糕(動物血和糯米製成),讓筆者很想再吃一口,於是馬上去台灣餐廳點了一客滷豬血糕。美國買到的豬血糕味道雖然不錯,可是與士林夜市軟糯、有嚼勁的炸豬血糕還是有點不一樣。

說了這麼多酥脆香口台式美食,一些臉友也分享了美國亞洲超市幾乎買不到的台灣蔬菜,包括龍鬚菜、水蓮、山蘇及過貓。龍鬚菜是佛手瓜的嫩苗,咬來清脆;水蓮的長度像韭菜和長豆角,口感爽脆清甜;山蘇是青菜類,入口香脆、有點黏稠;過貓同樣是菜葉類,嚐起來細嫩黏滑。這四款台灣青菜,即使在香港也不是常見青菜,希望筆者日後有機會可以品嚐這些台灣蔬菜。

香港:懷舊街頭小吃

香港臉友羅列了許多筆者熟悉的美食名字,其中最能引起筆者童年回憶的是格仔餅和糖蔥餅。

在香港很多店家同時供應雞蛋仔和格仔餅,雞蛋仔(蜂窩狀,味道像台灣雞蛋糕,傳統的香港雞蛋仔外脆內軟、裡面半空,而不像內部綿密的雞蛋糕)在美國不算難得一見,可是美國店家卻沒有同時售賣格仔餅。格仔餅是港式窩夫,通常是圓形,香港人會抹上黃油、煉乳、花生醬和砂糖,對折起來進食。

小時候放學很期待看到校園外一位帶上鐵箱的老伯,鐵箱內盛放排列整齊的糖蔥。糖蔥是一款用麥芽糖製成的鬆脆手工糖,手工糖以彈牙白麵皮包裹,同時灑上椰絲和芝麻,成為一種擁有多重口感的街頭甜食——糖蔥餅,可惜在香港街頭已經愈來愈難找到糖蔥餅流動小販,更遑論在遙遠的異鄉。

印度:西孟加拉邦蕉葉烤魚

美國的印度餐廳,主要提供北印度菜式,偶爾可以找到南印度料理。印度幅員廣大,印度菜當然不單純是南、北菜系而已。Anirbit Mukherjee來自印度東部的西孟加拉邦 (West Bengal),現在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學系博士生。儘管巴爾的摩主校區附近不乏印度餐廳,甚至有一間南亞雜貨店,可是Anirbit始終心心念念他的西孟加拉邦家鄉菜。當筆者問及Anirbit最思念哪一道家鄉菜,他說:「我不是刻意誇張,我想念所有起源於孟加拉——我的家鄉——的食物,它們幾乎不可能從任何一間美國商店購買。」

到底西孟加拉邦菜與南北印菜有什麼不同?筆者繼續追問Anirbit,希望能夠獲得一、兩個具體的菜式名字,他想了一陣子回答:「很多西孟加拉邦菜,我都喜歡,實在很難隨便說出其中一道菜的名字。」

後來Anirbit分享了一個「香蕉葉裹孟加拉鰣魚(Ilish Macher Paturi)」的食譜視頻給筆者。鰣魚是孟加拉國魚,西孟加拉邦印度人也甚為喜愛。這道孟加拉菜的特色是採用魚類(北印度菜較少以海鮮入饌)、使用芥子油(南印家庭做菜愛用椰子油,菜式蘊含濃烈椰子香氣)、運用較少香料(北印菜式動輒加入近十種香料,這菜僅加入黑白芥子和薑黃粉)。

不少遊子因為想念家鄉,練出一手好廚藝。可惜因為買不到食材、繁複製作方式或欠缺特殊烹調工具等,還是有複製不到的家鄉菜,在再次踏上家鄉土地前,只能在回憶和文字裡尋味。

Categories: 鄧彩欣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