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以文會友的崇蘭大姐 ——紀念台灣作家吳崇蘭女士》

(《文繫中華》第十九期

                                   作者:賈明文

(註:這篇紀念吳崇蘭大姐的文章,在她去世之後的數天便已完成,之後收錄於華府作協寫作工坊集體創作的《華府人物 — 紀念吳崇蘭文集》一書中。該書中的主要文章藉此「文繫中華」專欄已經陸續轉載,如今僅以我的這篇緬懷崇蘭大姐的小文作爲連載的尾聲,而我們寫作工坊「秉承吳崇蘭的精神、繼承吳崇蘭的遺願、學習吳崇蘭的寫作」<–摘自陳小青《代前言》> 的行動才剛剛開始。 )

剛剛出版的二零一八年華府華文作家協會雙年刊,其中有一篇金大俠的『拜訪吳崇蘭』也有我的『依舊綻放的空谷幽蘭-再訪吳崇蘭』。作協的前任會長龔則韞和我正預備給崇蘭大姐送去雙年刊,就驚聞崇蘭大姐在九十四歲的高齡,於 二零一八年的七月一日 離我們而去 !真的讓我們非常震驚。我馬上和崇蘭的女兒幼珊聯繫,看看是否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這些年,我常常給崇蘭大姐打電話,或是去探望崇蘭大姐,我們作協的會長,副會長,寫作工坊的正副班長,也不時的去拜訪。每一次她都很開心,聊不完的話。此時此刻,我想把認識她點點滴滴的過往,和朋友以及前輩們分享。

這話得從頭說起。九零年代,我每個星期都在華府華盛頓新聞報的專欄上,看到吳崇蘭寫的文章,也陸陸續續了解到不少華府名人的點點滴滴。她補捉到不少華府人物發揚真善美的事跡,後來在 二千零四 年出版了「華府人物」一書。我和崇蘭大姐從來沒交往過,身邊的人和事,社區的各種新聞,真的可以說是以文會友。二零一二 年華府華文作家協會慶祝 成立二十 週年,當時的會長傅士玲,要我們幹事會的幹事們,幫忙帶資深的老作家協會會員耆老參加活動。於是,我和吳崇蘭有了第一次的電話交談,並且答應去她住的小區,接她到遠東飯店參加活動。她好開心,遇到不少當代名作家,於梨華、韓秀等,要見到多年不見的老文友。由那次起,我們倆就成了無話不談的老朋友。隔三差五的打個慰問的電話,或是探望她老人家,每回臨走時,她都會到她的房間挖寶並塞給我一些零食,後來得知,那都是朋友或子女送給她的,她隨時隨地都和朋友分享。雖然,這些年她的耳朵有些背,我給她打電話的次數少了,但她還是堅持自己接電話。住在大兒子光燔家,孩子們都上班了,她就告訴我,妳來就好,不要帶東西,走後門,方便的很。只要知道是我,她似乎就很放心,每次回到自己的家,我心中都有很多感觸,家母要是還在世,不也就是崇蘭大姐的年紀嗎 ?

在崇蘭大姐家的時候,她不時的給我看她的手稿。她告訴我,現在年紀大了,也少有提筆了,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了,有時候,思路來的時候,想寫點什麼感想,可是,要寫的有些字卻又想不起來了。真是糟糕啊!

我安慰她老人家,以您九十多歲的高齡,能有現在的健康狀況,除了耳朵有點背,能吃能喝兒子帶來的飯菜蔬果,還有女兒陪伴,幫妳打理生活上的瑣事,精神也很不錯,還和我們談笑風生,真的很不容易啊 !言談之間,也可以瞭解人老了的心態,尤其是相濡以沫的老伴,離她而去,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啊!

如今,崇蘭大姐真的和老伴周谷相會了,在追悼會上,廬濱峰的女兒也來送崇蘭姐最後一程,她的父親曾在周谷 八十 壽辰上寫過一副對聯 【才如幽谷深還闊,德若芳蘭遠逾香】給周谷吳崇蘭夫婦。崇蘭大姐,是早期的名作家,出了三十 餘本書,從 一九五三年的「愛河逆流」到 二零一一年的「生活哲思」,尤其是,兩千年以後出版的 書,戀之火,華府人物,煙如織,人在洋邦,青草橋心,生活哲思,世紀坎坷,晚期出版的書,上面都蓋了他兒子從北京雕刻的縷花玉石【空谷幽蘭】印章。在「華府人物」一書中,書法家李超哉送給崇蘭大姐的橫批【空谷幽蘭之齋】也一直掛在他們甜蜜溫馨的家牆上 。

七月七日剛剛開完八十五歲半 的家庭演唱會的戴堯天、梁麗珠夫婦,(吳崇蘭曾經為戴堯天老友的回憶錄寫過序)次日,就給吳崇蘭送上最後的默禱和祝福,崇蘭遠從紐約來的外甥女李立儀代表崇蘭的妹妹崇慈,崇慈本來計劃要來給姐姐送行,因為年事已高,又臨時牙腫所以沒有成行,好在在今年六月底,姐姐病重時,特地從紐約趕來探望,誰知道,只有兩個星期,姐妹倆就天人永隔了呢 ?崇蘭同父異母的弟弟崇善夫婦,除了兩個兒子全家,女兒,外孫女,崇蘭大半個世紀的老友葉錦翟的女兒阮立麗,還有許許多多的親戚朋友 在這兩天當中,都來和崇蘭大姐告別。五十多人的祝福和祈禱,都來陪伴吳老走完人生的最後旅程。

追思儀式上,最令我感動的是孫子明宇製作的【懷念奶奶的影片】,孫子和孫媳婦一家,照顧奶奶的種種,溫馨而感人, 與爺爺合照的全家福, 和奶奶一同溜狗,孫子的對話,奶奶蝴蝶飛的歌謠,這首曾經在她的作品「彩虹夢」中出現的歌謠,經過了半個世紀,都還能記得住,晚年搬來和孫子們住,第三代所給與老人的溫暖、貼心與歡樂,有的都不是我們這第二代所能給予的吧 !

日前,孫子明宇給了我三大盒他爺爺和奶奶的遺作,有他們平日閱讀的傳記文學雜誌,以及好幾篇崇蘭大姐在華府新聞日報刊登的文章剪報,還有二零一二年到二零一四年的文章。泛黃的剪報,上面她所寫的人物,有些也是我們的老朋友李一強,還有崇蘭大姐的老伴兒周谷先生也已作古。希望喜愛他們的朋友們,能夠從她的著作中,紀念他們。我帶著悲傷的心情,整理著這批最後的作品。幾個月前,還談笑風生,怎麼就離開我們這些老朋友了呢 ?我也只能從崇蘭大姐的許多著作中,去緬懷她了。心中想著她慈祥的面貌,我們曾經在一起短暫幾年的美好時光,寫下了這首藏頭詩:

空空懷念憶斷腸

谷底思念望遠窗

幽幽蘭花露芬芳

蘭草芳香在洋邦。

******************

作者簡介: 

賈明文,僑居美國44年。美京華人活動中心長期義工。曾任職健康保險公司24年。華府華文作家協會會員,曾擔任文書和財務幹事,現任副會長。除喜愛烹飪,旅遊,熱衷學習寫作之外,古稀之年,兩個兒子,兩個孫子,兩個孫女。享受含飴弄孫之樂。

(載自《華府人物文集》

(標籤:華府作協《文繫中華》專欄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