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芍藥開牡丹放花紅一片-閒談植物之識別

芍藥開牡丹放花紅一片,
艷陽天春光好百鳥聲喧。
我本當與駙馬消遣遊玩,
怎奈他終日裏愁鎖眉尖。

京戲「四郎探母」
鐵鏡公主 –西皮搖板
我在小學四和五年級時,家住天津市日租界萬全道。有一個民眾教育館就在住家附近,時有京戲演出。我和舍妹雲青常常跑去觀看,猶記得第一次看到的戲是「四郎探母」。北宋時與遼國開戰,楊四郎被擒,他把楊字改名木易,與遼國鐵鏡公主成婚。多年後四郎思母,終日愁眉苦臉,想要回家一見,雖然沒有啓口,但被公主識破,而讓他母子團圓一次。公主開場時所唱的這段戲詞,文句優美,情節感人,給我深刻的印象,所以一直記得這段戲詞。四月時我家前院粉紅牡丹盛開,讓我想起當年看戲的情景。但是也連想到如何識別各種花草樹木的挑戰和樂趣。
二〇〇九年初,我參加了六十小時有關園藝的培訓,由馬利蘭大學的教授和業者專家講課,通過考試及一年的實習,我就成為馬州蒙郡的園藝義工(Master Gardener)。我選擇為植物診所(Plant Clinic)服務,服務的地點在 Brookside Garden,在其遊客中心為市民解答園藝上的疑難雜症。
遊客會拿著花草或者是手機上的相片,請我們幫忙識別,然後告訴他們植物的名稱。這問題看似簡單,對我來說有時還真不容易回答。十年的義工服務,讓我領會到有下列數種識別的辦法:
(一)全靠經驗。
有經驗的義工若自己種過、或曾經見過這些花草、或解答過類似問題,當然很快就可以說出名字來,例如常見到的天竺(heavenly bamboo)、紫薇(crape myrtle)、山茶花(camellia)、黃楊木(boxwood)等。三年前一位義工告訴我說,她參加了一個世界資深園藝義工組織,並示範給我看,她若用手機傳送出一張花草的照片,大約十五分鐘後她手機上,就接到其他義工傳來花草名字的答案,這種同好的互相幫助,倒是十分有效。
(二)上網搜索。
要不然就需從網上,用逐漸縮小搜索範圍的方法而識別出來。譬如說先從遊客帶來花草葉子的形狀開始,葉邊的齒是何形狀,葉子在莖上的安排,是對面對的,還是承螺旋狀等;莖的顏色和橫切面;及其他細節。最後比較而推斷出答案,蠻需要點時間的。
(三)用手機軟件。
最快速而還很可靠的方法是利用手機軟件,這要感謝太座台北一女中校友徐企雋的夫婿潘華路。潘先生是一位園藝高手,他介紹給我兩個非常方便而有用的手機軟件(APP):一個是 「PictureThis」英文軟件, 另一個是「形色」中文軟件。 兩者都是用手機啓動軟件後,靠近要知道名字的花草或另一手機上的相片照相,軟件利用貯存的數據及模式識別法(pattern recognition)找出答案。「PictureThis」會顯示三個英文花草的俗名和拉丁文學名,通常第一個就是我們要的答案。「形色」則會顯示一個中文花草的俗名及其拉丁文學名。為了確認答案的對否,你可以將收到的答案,輸入馬利蘭大學的網站 HGIC (Home and Garden Information Center),看看顯示出的花草是否和遊客拿來的花草一樣。有時中文軟件分辨得更細緻,例如英文的 peony,中文中有牡丹和芍藥之別;英文的 rose,中文中卻有薔薇、玫瑰、和月季之別。
用手機軟件的方法,不僅解決了我在植物診所服務時的一大難題,而且每當我在各處美麗的花園裡漫步,看到不知名的花草,就立刻用手機軟件查出名字來,不但增加園藝知識並平添生活情趣,大家在日常生活上也可以充分利用這個高科技的方法。當然植物病蟲害的診斷與治療,和其他有關植物的疑難雜症,比我機械本行要困難多了,是我退休生活中要大大努力的地方。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