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雜趣四則

雜趣之一:蘇州方言的對話

蘇州人講話一口吳儂軟語,很嗲,也很好聼,就像音樂一樣。現在用蘇州口音的中文來代表音樂的七個音調:

         C  D  E   F  G  A   B

        多 來 米 發 索 拉 西

下面是一位蘇州主人和僕人名叫來發的對話:

主人:「來發,米索西多來。」(來發,棉紗線拿來。)

僕人:「索米索西多來?」       (什麼樣的棉紗線拿來?)

主人:「來米索西多來。」       (藍棉紗線拿來。)

主人:「來發,多米。」          (來發,淘米。)

雜趣之二:山東方言和英語

近年來,我常和一對山東夫婦,在住家附近散步聊天,他們告訴我說,山東煙台人,「肉」的發音是「YOU」。讓我想起一九八〇年代,大陸改革開放之後,在相聲中常提起,大家開始學講英語,據說就連北大的山東門房也會說幾句:

        來是 COME;去是 GO。

        謝謝你是:三塊肉。 (THANK YOU。)

為了要教我們外孫和外孫女的中文,我又編了下面幾句:

        馬是 HORSE;牛是 COW。

        不客氣是: YOU ARE WELCOME。

雜趣之三:數字七言打油詩

不記得是何時何地,聼到過一個數字歌,就在前面多加了二句,變成下面這首七言打油詩:

        「數字遊戲真有趣,讓我現在告訴你: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呀一十一,

           十二十三又十四,十五十六又十七,

           十八十九帶二十,還有一個二十一。」

去年暑假我們的小孫兒琅琅,去台北國語日報社參加夏令營和學中文。我就教了他這首打油詩,他馬上高興地朗朗上口。

雜趣之四:四川方言和家書

四川方言也很可愛,抗戰時曾在重慶住過的人都會說四川話。丈人在世時,我們聖誕節大聚會時,太座的哥哥最喜歡給大家用四川話表演念下面一段家書:

        「父親母親敬稟者ay,                  

           兒在校中讀BOOKay,

           樣樣功課都GOODay,

           只有 ENGLISH 不及格ay。」

在這新的一年,奉上雜趣四則,希望能在茶餘飯後,搏大家一笑。

                                                                                (2019。02)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