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從聖誕夜說起 —「太平輪事件」七十週年記

二〇一八年聖誕夜,我們祖孫三代及附近的親戚,共約二十人在寒舍晚宴。我作了拿手的煙燻火雞和鐵板干貝,太座則準備了為火雞配套的菜饌,親戚們帶來了冷飲、熱粥、和甜點,大家歡聚一堂非常熱鬧。但這確不禁令我想起一部激勵人心的老電影「美好人生」(It is A Wonderful Life)。

        劇情是説男主角喬治因他主持的公司營運困難,在聖誕夜喪失了對生活的信心及願望,準備在橋邊跳河自殺。幸好上帝派了一位守護天使,來幫他渡過這個危機。在天使的指引下,喬治看到了如果拋棄自己的生命,他可愛的子女,及一些親人的生命會變得空虛和痛苦。他由此明白了自己生命的價值何在,決定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氣。

      一九四九年舊曆年前夜,兵慌馬亂時 全家在上海,就如同有位守護天使來幫我們渡過了生命中的危機。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還需讓我慢慢道來。

救命大衣

   一九四八年中我們全家從天津搬來上海,住在南市市區。隔年初,國共內戰時局吃緊,許多人開始南逃。父親任職的鹽業公司安排同仁搬去台灣。家父建議讓他先去,一切安排好後再來接我們。家母受了抗戰時逃難分離痛苦的教訓,堅持全家一起去。人多船位不夠,大家每天都焦急的等著。

        一天家母心血來潮,說是台灣天氣暖和,自己沒有一件薄的春大衣,在這兵慌馬亂之際,家父居然陪著家母去了城中心的百貨商店採購,我們三個孩子則留在家中等待。忽然有人敲門,原來公司的總務負責人拿來了五張太平輪的船票,說是明早開船,要大人決定去不去。因為家父母不在,這位負責人就把船票給了對門一家的大人,他們也是一家五口人。家母買了大衣回來,得知此事懊悔不已。對門一家高高興興的於第二天清晨搭船去了。

        再隔一天中午,樓上的伯母不斷地向家母恭喜,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原來太平輪出黃埔江轉南後,在舟山群島附近,與貨船建元輪相撞雙雙沉沒。情況悽慘,打撈上來時,有些還是全家緊緊抱在一起。據說是輪船超載,又因為是慶祝小年夜,船上大副可能導航失誤,才使得這條只有兩千噸的船,在霧中與大貨輪相撞。真是亂世的悲劇,人的禍福真是瞬間的事。我們在舊歷年後,終於搭上了八千噸的中興輪,平安地到達台灣基隆港。家母這件大衣好像是天使送給我們家的救命大衣,它保全了我們全家的性命,讓我能在台灣渡過安穩的青少年時期,受到良好的教育,再到美國深造,成家立業。如今才能有兒孫承歡膝下,看着兒女的臉上充滿了青春活力,孫輩們天真無邪,其樂融融,慶幸不已。

後記

     我在一九九六年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糞車是我們的報曉雞 — 憶上海」。我的堂兄家住深圳但常去上海。二〇一八年初他去上海時,把我「憶上海」這篇文章交給了「上海灘」雜誌的編者。這本雜誌主要是刊登跟上海有關懷舊的文章。編輯部的馬小星先生收到我的文章後,把前半篇文章精簡,有關差點坐上太平輪部分多半照登,文章的題目則改為蠻醒目的「為買大衣躲過太平輪之刼」,而將這篇編改過的文章登在該雜誌二〇一八年六月的 388 期的「申江漫憶」部分。

        同年七月底堂兄轉來馬先生給他的電郵,電郵中說:【夏勁戈「太平輪 」一文雖短,影響卻不小,被好幾家文摘報轉載。編輯部接到一位老人來電,說當年他有個親人也在這條船上,他想找「太平輪」的作者打聽一些情況。請問我們該如何回答這位老人?】 可惜我所知道的都已寫在文中,但想來太平輪失事近千人,定有數不清痛徹心扉的故事。建議這位讀者去網上查看遇難者的名單及其他詳情,希望他能繼續㝷找到更多資料。

        今正值太平輪事件七十週年,是為之記。

                                                        (2019。01)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