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美國教育面面觀(六)看美國家長如何為孩子心靈療傷?

王海霞

週六一家人參加親戚家的生日party——兩歲的小女孩的生日party, 年輕媽媽將房子的周圍佈置了五彩繽紛的氣球,通往別墅大門的路上寫著:“happy birthday”,大門上貼著“happy biathday”的彩色橫幅。讓人還沒進門就感受到溫馨的生日氣氛。
房間裡,來了很多親朋好友,也包括幾個兩三歲的小朋友,生日禮物全部用包裝紙包好,等待兩歲的“小天使”拆封。
漂亮的“小天使”在母親的幫助下,帶著驚喜一個又一個拆開禮物包裝盒,另外兩個小朋友自然羡慕不已,兩個男孩子跌跌撞撞地跑過來,也想一起湊熱鬧。
誰知一個男孩一不小心,撞到了桌子腿,男孩本來不哭,兩歲女孩可不吃素,嬌滴滴的“小嚴厲”:“this is my birthday!”男孩顯然痛了又傷心,連哭的表情都那麼帥!
帶著傷痛又跌跌撞撞地撲在家長的懷裡,年輕的奶奶,對孩子又是擁抱,又是撫摸,又是在額頭傷疤處輕輕親吻,最後眼睛看著哭著的寶貝說:oh my good baby !I am so proud of you , you try help this girl, right? Please be careful! The table maybe Pain than you, he has n’t granny, you have granny! No crying, ok? thank you! 小男孩不哭了,撲在奶奶懷裡,一會又活蹦亂跳了。
我在旁邊看著奶奶抱著這個可愛的孫子、她真理解小男子漢的心思、又以孩子自豪,小男孩有時也要面子。為孩子此時的心靈療傷,做得恰到好處。
類似孩子撞桌子腿的事情,我曾經在中國也遇見過多次,中國家長有的用一點責備的口氣:“你怎麼不看見桌子呢?”“人家拆禮物,你去湊什麼熱鬧?”“撞了桌子腿疼了吧?我去打它去–”並沒有像這位奶奶給予擁抱,撫摸和親吻。用一種引以為榮的關切口氣,來和孩子傾心交流。
記得一個星期以前,兒子放學回來一臉沮喪,我想他一定在學校搗蛋或者課堂愛說話,而受到老師批評,因為前幾天老師已經反映他課堂話多。吃晚飯時,問他又怎麼了,小男人為啥這麼沮喪?原來今天為了幫助別人,老師誤會他,以為他在多說話,而沒有給他“五角星”的記錄。在兒子眼裡,我總是直言不諱,似乎有點虎媽的味道。我不假思索地,應對:“你怎麼不做得聰明一點呢?這樣做不是傻瓜嗎?”顯然我的帶有一點責備的話語,沒有起到作用,小傢伙把手上的叉子一放,不吃了!我還氣不打一處來呢?這麼精心精意地做一頓晚飯,你這麼不珍惜?
還是我的先生,在對待兒子的情緒方面,他比我做的要細緻,他擁抱著兒子,“我知道你試圖在幫助別人,也許是老師誤會你了,但我絕對相信你是很棒的男孩,幫助別人沒錯,下次聰明一點,來扳手腕”。爺倆都不吃飯了,在一起玩“扳手腕”!一邊玩,兒子一邊用英語講學校的故事。先生在這件事的表現是同理心、傾聽、安撫、完全的理解和接納!
不一會,先生帶著兒子從客廳來到餐廳,完成了晚餐。不用說晚餐過後,兒子自然喜歡和daddy 多聊。
從以上的身邊現實例子,可以看出,當正常成長的孩子們遇到一個波折或者沮喪,他們最需要是親人溫暖的擁抱和溫柔的話語,對於暫時的心靈創傷,能讓他們有個溫暖的臂膀靠一靠,療一療“傷”得到認可,再加一點鼓勵。
不得不承認,潮媽有時做的不夠好,想到未來需要努力,有時忽視了另外是一種責任——無條件的愛與包容。
有時我總是希望孩子,更加懂事、更加成績好,更加卓越,但是潛意識中這個愛似乎“有條件的”———就是付出愛,希望你更好,通過身邊親友的現實案例,我似乎找到一種答案,愛是無條件的,孩子的自信、陽光、發自內心的快樂,是人生最重要的“成績”。
父母與子女間的親密接觸、擁抱、安撫、理解、讚美能使他們在心靈受傷時,得到慰藉,如同倦鳥歸窩,也給予孩子們巨大的能量!

Categories: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