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美國教育面面觀(五)請別壓抑孩子探索欲

王海霞

每一個家庭的父母都將孩子視為“掌中寶”、“掌上明珠”,希望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一帆風順,達到期望的目標,“愛”毋庸置疑。在成長的過程中,學習就像吃飯一樣,每天都要進行,而且還要吃好、消化好。
兒子喜歡畫畫,從幼稚園時,小饅頭一樣的小手,一握住畫筆,准能畫出一張漂亮的圖畫,為此在幼稚園期間,上小學低年級時,他的畫作一直在班裡名列前茅,雖然從來沒有上過培訓班。在美國的學校裡又代表整個學校,參加了當地城市的美術展,照理說,他應該持續下去,可是不知怎麼沒有興趣了,前段時間迷上卡片遊戲,最近又迷上網上遊戲—–智慧建築,即孩子們可以在網上設計自己想像的房屋,一坐就是倆小時。
喜歡一個汽車玩具,只有三天的熱度,玩具就會“打入”冷宮,坐下來看書,似乎只能keep 半小時,類似這樣的變化不止一次,雖然有時想像力夠豐富,但看似一件很美好的事情,總是不能持續,為此潮媽特別“頭疼”。
查閱了很多資料,並和育兒專家探討,其實孩子對每一件事的持久性,在嬰兒時代就形成了,比如,嬰兒爬行,在爬行的過程中,鍛煉肢體和大腦,通常國內的父母的做法是:不要爬,地面太髒了,立刻把他們抱起來。當孩子對一個玩具引發興趣時,正是引發他思考、好奇的時候,同時無知者無畏地探索,有時家長突然用成人的思維(認為是危險、不衛生的東西)阻止他(如果真的不衛生和危險,可以阻止),甚至孩子為此而哭鬧。當一個孩子正在喝奶時,忽然打斷他,看他是否嗆著;當孩子去端水時,多數家長會說“小心,放下,媽媽來做”,或許是保護之愛,或許擔心之情,在孩子試圖探索挑戰自己的時候,剝奪了孩子每次嘗試的機會,繼而影響持續、創意的精神,引發多動症。
回想:我的兒子小時候就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小胖墩,左鄰右舍都稱他為胖弟弟,潮媽當然非常保護胖弟弟,當他要爬時,感覺到地面不乾淨,趕緊抱起來,沒練幾天爬行,就直接站立和慢慢走路,這個“跳級”的代價就是缺乏一個一種大腦平衡的鍛煉,以至於小時候一坐車就“暈車”;當他要啃玩具,找到觸覺的感覺時,我擔心不衛生,趕緊從他手上“扯”下來;去公園玩時,他要伸手去觸摸一些臺階、牆面,我總是阻止他,擔心有細菌,當他坐在草地上看蟲子時,趕緊抱起來,多髒啊。於是孩子還來不及體會觸覺的感受,和大腦平衡的發展,就被潮媽所謂的愛,給阻止了,有時我們太愛孩子,害怕他受傷害,而阻止了他們可能的發展,用愛阻礙了獨立完成的探索。
其實父母們只是看著他們去行動,只要不要“真的危險”和“不衛生”。
久而久之,“無法長時間地關注一件事”,就這樣養成了,要改正需要很大的努力。雖然現在他也想針對一件事,把它做好,但是有時大腦思維不知道啥時候就走神了!
有位心理學老師幫助我分析我的童年故事,6、7歲,我雖然是女孩,但是淘氣得像個男孩子,帶著弟弟從房屋旁的堆砌物爬上房頂,拉著弟弟的小手,看遠處的父親,那時,父親的工作是大型吊車的工程師,吊車有20幾米高,在那時已經是該地區相當高的建築,於是有鄰居騎自行車飛奔告訴父親,“老王,趕緊回家,你家孩子上房揭瓦了”不用說,父親回家給我一頓“打”的懲罰。屢教不改,和小朋友打假,匯出正在孵蛋的雞窩這種壞事,真沒少幹!心理學老師指出,正因為這種童年的淘氣、探索、自作主張,才使得長大後,在上海的生活、工作、學習、和現在的美國生活、感受不同的人文環境,從來沒有產生畏懼感。
再看看那些具有領導力和領導才能的人,扒一扒小時候,准是具有持續號召力的“孩子王”。
由於家有兒子,總是關注別的家長是怎麼做的,在美國,身邊有很多年輕媽媽,她們帶孩子和中國是完全不同的方式,就在週末的生日Party 上,年輕的媽媽(我先生的外甥女)就很自豪都告訴我們,生日蛋糕是小baby自己挑選的顏色和形狀,家長尊重孩子的選擇。兩歲的孩子和別的小朋友,在院子裡的草地上,一會摔倒,一會樂得倒仰,一會玩吹泡泡,小男孩爬椅子,第一次爬,腿還沒翹上去,一下子小屁股摔在草地上,站起來再繼續爬–家長們只是坐在椅子上,微笑地看著這群孩子,並沒有制止說,很髒,不安全等。
兩歲女孩對兒子,似乎很感興趣,這個小叔叔,還蠻帥,不找媽媽抱,找我兒子抱她,兒子教孩子們在地上用粉筆畫畫,這個成就感真不錯。潮媽趕緊藉著機會表揚一番。
中國古話說,三歲看八歲,八歲看到老,其實非常有道理。嬰兒時期的潛能,影響童年時期的行為;兒童時期的玩樂,影響人的一生。對一個孩子成長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而我們家長的愛,應該變成孩子的動力翅膀,載著他們的夢想,載著父母對他們的信任,讓他們在人生道路上飛翔。
只是想清楚,是他們不願意獨立、探索,還是我們的愛阻止了他們的獨立、探索?

Categories: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