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美國教育面面觀(七)看美國家庭,學“和孩子聊天”

王海霞

記得小時候聽過一則故事,一隻小老鼠看見一隻貓悄悄地靠近自己,它不慌不忙地學了幾聲貓叫,貓定了一下,轉身樂顛顛地走了,小老鼠告訴大老鼠,大老鼠說,“孩子,你真聰明,知道學習一門語言的重要性了吧?
現在我發現,在美國,作為孩子家長,不但要諳熟中國母語中文,還要諳熟英語,同時還要學會另外一種語言——孩子的語言,要和他們用孩子的語言交流。雖然這和“貓語”沒有“平行關係”但是和孩子有效溝通,卻是一件令我頭痛的問題。
十歲的孩子逐漸進入半大小子的青春期,有自己獨立的思考,有時候問他問題,他避而不答,更喜歡和daddy, 爺爺奶奶交流。關於這個問題,我琢磨了好長時間,再通過觀察,終於有了答案。
一、談話方式不對,總是質問,沒有“聊”
前段時間,每當我的美國老公接孩子回家後,除了家人很親切地擁抱在一起,我的第一句話總是問他,作業寫完了嗎?緊接著再問,今天在學校怎麼樣?沒挨老師批評吧?似乎總是在質問他,得到的答案,要麼敷衍了事,要麼不願意回答,接下來的談話,似乎總是不能順利進行。而daddy的問話, “Hi, my good son, did you have fun today, I know you have good math, I am so proud of you!”(哎,好兒子,你幾天過得開心嗎?我知道你數學不錯,我以你自豪) ,daddy 的開場白顯然得到兒子的認可,很願意和他多交流,興奮地講一些學校“奇聞”。
二、談問題,有時直接持否定意見,缺少同理心。
半大小子在學校裡,肯定有不少“搗蛋”和“看似搗蛋”的事情,因為其他的男孩、女孩,也是同齡,都有自己的思想,同學之間的卿卿我我的事情自然不會少,每當孩子和我說一件事時,我總是持否定態度,似乎潛意識裡希望將自己的“是非思想”強加給他,如果說家長不愛孩子,那是假話,正因為愛他,縮短了“理性分析”的時間,直接告訴他對與錯,可是這廂未必能馬上理解和接受。
經常我給孩子的一句話是:“這樣做錯誤的,不傻嗎?”孩子有時說,我不能理解他,難溝通,其實我們家長已經盡力去理解他,但是往往進入一個想當然的“是非”誤區,形成一個模式“難管教”。
但是兒子美國學校的老師,會站在學生的角度,首先理解,之後假設“假如我是你,我該怎麼做”,而不談是非。同樣的不愉快,如果說給奶奶聽,奶奶很認真地聽完,會摟著我兒子哈哈一笑,“My good boy, I tell you one story”,於是會在奶奶的故事中,得到答案,奶奶不僅認真傾聽、同理心,還用很慈愛的肢體語言,讓兒子心裡感到暖暖的,時間長了,兒子對奶奶既敬畏,又感到親切,彼此很容易溝通。
三、有時溝通之門關閉,採取冷戰處理,往往使情緒惡化
由於母子之間的關係太密切,有時溝通之門關閉後,心情很難平靜,於是採取“冷戰政策”,一天不和孩子說話,但是不和孩子說話,心裡還是關心和揪心,有時我們做家長的都難以控制情緒,一個十歲的孩子怎麼能“老練”地控制情緒呢?等著自己想明白了,男孩也變好了,問他怎麼想,他說忘了,這種囫圇吞棗的“消化方式”,讓我知道,他不想讓我再次傷心而妥協。
四、花時間陪同孩子玩樂,取得戰略上“團結”。
孩子們的玩心是天性,哪一個孩子都喜歡玩,卻不能像成人一樣,知道如何控制時間,從跳棋到智慧遊戲,從風靡學校的卡片到電腦遊戲。每次去奶奶家,奶奶都會抽出時間陪同我兒子玩智能遊戲,兒子從奶奶這裡學會了很多種智能遊戲,有時daddy 也陪著兒子玩國際象棋。這種陪同,使得和兒子的溝通聊天變得很順利,玩中得到很多有益的智識。
感謝家人為兒子付出之余,我逐漸懂得做“會和孩子”聊天的“公式定理”,從感悟開始,每逢週末,只要不去爺爺奶奶家,都會陪孩子去學校操場玩籃球、放風箏,去公園看松鼠,我們也看到很多家長陪同孩子玩樂,有的家長陪同孩子打棒球,有的爸爸陪同孩子盪秋千,“美國式疼愛孩子方式”讓孩子們生活在天堂,學會與親人相處。
與孩子同心,學會和孩子聊天,陪伴孩子成長,原來如此幸福!

Categories: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