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江啟臣:初選的過程要讓人民感動! 「與江啟臣有約」 國民黨員抒發意見

【華府新聞日報李靜芳報導】前來華府作72小時旋風式訪問的中華民國立法委員江啟臣,在滿檔的行程中抽空跟大華府地區的國民黨員及關心2020總統大選的僑胞見面座談,呼籲黨員同志「擔心但不灰心,生氣但不喪氣」,並強調「贏在團結,輸在分裂」,「初選的過程要讓人民感動」。同時,他也提醒大家,2020年1月11日除了總統大選,還有立法委員的選舉,包括他自己在內,希望選民踴躍投票支持。
這項很接地氣的「與江啟臣有約」座談會,由國民黨美京分部和巴爾的摩分部主辦,於2019年4月29日(星期一)晚間在馬州蓋城新財神大飯店舉行,由青年黨員張衛中主持餐會,美京分部常委陳惠青主持重頭戲「問與答」,同行的台北市議員張斯綱和徐弘庭,以及世新大學講師、美國教育基金會顧問黃裕鈞和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林遠一起參與座談。
江啟臣在開場白時表示,2020總統選舉的重要性可以用「關鍵時刻」來形容,距離現在已經8個月不到,面對目前的初選情況,黨員關心的程度與日俱增。不過,他呼籲大家「擔心但不灰心,生氣但不喪氣」。
在隨後的問答時間裡,江啟臣就初選發表了他個人的看法。他指出,目前的辦法是3成黨員民調和7成全民調,但是過半數以上的參選人可以協調出不同的辦法。日前中常會決議要訂定特別辦法,朝著「全民調」的方向做規劃。他說,他和盧秀燕在台中市長選舉時,就是採用「全民調」,結果他輸了0.6%,這樣的差幅是什麼概念?他說,大概就是3通電話的差別。不管怎樣,他接受了這個「全民調」遊戲規則的結果,參與者必須「願賭服輸」。他指出,目前的民調都是打家用電話,而排除手機,是否真正反應民意,有待商榷,但不管什麼民調都不可能完美,都有誤差範圍。他強調,任何政黨都要有一套「遊戲規則」,如果連遊戲規則都訂不出來,那就不是政黨了!他說,個人也許「贏在運氣,輸在倒霉」,但是黨只有「贏在團結,輸在分裂」。他以政學者的角度說,黨有黨格,「黨的初選過程要讓人民感動!」不是說把特定人選提出來就是成功,而是這個初選過程,「要讓選民看到你的黨內選舉感到佩服,而願意來支持你提出的候選人,才是成功的黨內初選」,也就是說,黨要按照黨的精神和規則進行黨內的公平競爭和選舉,這樣產生出來的候選人,不論是A,B,C或D,都是最強的候選人。」
針對「全民調」,他進一步解釋說,以前有所謂的「排綠民調」或「排藍民調」,在訪問之前先問受訪者是屬於那一黨,這種民調就不是「全民調」,真正的全民調就是不問你的黨性或屬性,全台灣人民都是樣本。他說,全民調雖然不能說是「最好」,但它是公認是「最公平」的方式。
關於兩岸政策,江啟臣以接地氣的地方民意作為出發點來論述,他說,人民已厭倦了兩岸議題和統獨爭議的操弄,2016年總統大選時蔡英文必須把兩岸政策往中間靠攏,2018年九合一選舉,人民討厭民進黨的主因之一就是執政黨把「意識型態」玩過火了,而想要參選的「務實的台獨工作者」也得要說他是為了「捍衛中華民國」,這些種種跡象都警愓大家要往中間光譜靠攏,要傾聽人民的聲音。中間光譜和人民聲音是什麼?可以從人民拜媽祖時傳達的願望看出來,那就是台海和平,台灣安定,國家不要亂,讓我們可以安居樂業,身體健康,家庭幸福,子女有工作,收入穩定,可以放心計劃下一代的未來。他強調,這是台灣人民對政府「最卑微的要求」。所以,他認為國民黨可以不必呼口號,但可以承諾選民:國民黨執政的話,保證台海和平,台灣安全,人民安定,國家有尊嚴地參與國際社會,不會出賣台灣人民的利益。
軍公教年金改革也將是總統大選時必然的議題之一,如果國民黨重返執政是否恢復到改革之前的情況,江啟臣坦然以告表示,這個軍公教改革是有區別性,不合理的部分,國民黨目前已提出釋憲,希望透過大法官會議來補救,至於將來執政後的做法,他引述了吳敦義主席的說法,就是「撥亂反正」,黨內必須經過一番討論,把不合理的地方抓出來,才能形成黨的政策。
針對國民黨「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批評,與會的台北市議員張斯綱表示,這一類的批評可能源自於「遊戲規則」的不確定性,以及主持黨務者的中立性,但是現在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已宣布不參選,確立黨務中立,也會訂出「公平、公正、公開」的遊戲規則。
為何在韓國瑜訪美返國之前國民黨頒給郭台銘「榮譽狀」,而郭台銘也當場宣布參選,動機何在?江啟臣表示,包括他在內的民意代表都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根本沒有參與這個過程。此時,聽眾有人高喊「韓國瑜選總統」!身為中常委之一的徐弘庭則補充說,沒有人反對韓國瑜參選,同時,黨也要保留最大的彈性,能夠推出最強的候選人,黨的重責大任之一就是要「保護黨的候選人」。
至於被問到那隻「母雞」在2020的大選最能夠帶「小雞」?(問者問完之後還高喊「韓國瑜選總統」)江啟臣鄭重回答說,「我的選舉我自己負責。一個候選人如果寄望別人來幫忙,那你就很難當選!」這話一落,聽眾席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他說,大家一定要相互幫忙,所謂自助、人助?天助是不變的道理。我們希望2020國民黨有最強的「母雞」,但也要搭配最優質的立委候選人,也就是要「最強的母雞加最優的小雞」,唯有總統當選,國會過半才有可能「撥亂反正」,國會如果無法過半,什麼事都做不了。他以他最一次在台中參選立委時,從以一打四的黨內分裂困局中脫穎而出的經驗說,選舉百分之五十以上是靠自己,當別人看到你自己努力打拼,自然就會靠過來幫你,這是人之常情。他強調說,每一場選戰打完之後都要「歸零」,2020的選舉跟2020的選戰絕對不同,必須要「歸零」思考,每一戰都要從零打起,「去年的贏,不代表2020會贏;1124的民意不見得會carry on到2020」,民意如流水,一個最強的候選人不見得就會贏,關鍵在於「團隊作戰」,所以,黨的機器,黨的制度要讓選民和參選者都有信心;同時,也要確保國會過半,立委過半,總統才能做事,反之,立委半過而總統不是國民黨,也將陷入另一個惡性循環。他強調,國民黨重返執政的定義就總統當選,立委過半。
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林遠也座談中表示,所謂「藍綠惡鬥」是不對的,因為藍沒有在惡鬥,而綠的在鬥。他說,他沒有看過黨中央有「密室」,而且從他個人與連戰和吳敦義等黨中央高層人士的過往經驗來看,也沒看到「權貴」的身影,相反的,他們都是一派平民作風。
「與江啟臣有約」座談會及餐會在幕後功臣張春燕的籌策安排下,歷時三個半小時,於晚間9點半圓滿結束。

Categories: Featured, 僑社新聞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