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不懈的芳華》

(《文繫中華》第十一期)

作者:王蘇娜

         兩週前,我受邀觀看徐小方老師的華夏舞蹈團以《芳華》為主題的年度演出。

  一曲悠揚熟悉的音樂響起,大幕徐徐拉開,一隊颯爽英姿的蒙古姑娘整齊地騎著馬兒從遠方奔來…… 啊! 那年輕的身影不是小方嗎?

  在一個仲夏的傍晚,我帶著女兒輕輕地敲開了徐老師的家門,問她能否教年僅十二歲的女兒跳舞。接下來的一個週末,我和女兒到了她的教學課堂,僅看了幾分鐘,當徐老師開口問我女兒要不要試一下時,話音剛落,我女兒就興奮地像鳥一樣的飛進訓練場,合著音樂起舞了!

  小方是上海舞蹈學校精挑細選培養的第一屆古典舞專業學生。畢業後就碰上文化大革命,所學的古典舞專業全被禁止;但她憑著紮實的舞蹈基礎,參與芭蕾舞劇《白毛女》的演出並飾演了喜兒。一九七六年中美建交時,她在文化部組建中國藝術代表團的海選中脫穎而出,與文化部排演的《草原女民兵》(電影《芳華》以此為主要線索)等舞蹈,代表國家參與藝術出訪和國事活動的表演,其中也包括尼克松總統對中國的首次國事訪問演出。文革後,小方回到了她的專業,並於一九八一年在上海舉辦了一場個人的舞蹈專場,表演了八個不同風格的舞蹈, 獲青年舞蹈藝術家的稱號。在當時的舞蹈界, 這樣的個人舞蹈專場, 僅有著名舞蹈家陳愛蓮在北京舉辦過, 小芳的成功, 令舞蹈界為之震動, 當時曾有「南徐北陳」一說。

  一九八五年,徐小方作為訪問學者,來到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和楊百翰大學舞蹈系。在學習西方舞蹈文化的同時,她也介紹及演示東方古典舞和民族舞的文化特點,並為舞蹈系錄製了教學資料片,為舞蹈系的教學增添了一個重要的章節。

  舞蹈演員的舞台生命是有限的,舞蹈生涯也很艱苦。但徐小方不論在哪裡,都不絕不放棄對舞蹈藝術的追求。她說:「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跳舞。」到了馬里蘭後,她即加入了州舞蹈協會,參與當地的芭蕾舞蹈教學和州舞蹈協會年度會議的教學示範, 並於一九九六年在馬里蘭州註冊了華夏舞蹈藝術中心,建立一個在旨打造專業水平演員的業餘演出團體,給熱愛舞蹈藝術的遊子建了一個家,也為繼續發揮她的藝術才華和擴展她的舞蹈事業建立了一個表演平台。由於她紮實的舞蹈功力與傑的藝術水平, 她兩次獲得馬里蘭州藝術委員會個人藝術家獎, 多次獲得州裡和哈維郡的課題經費。

  華夏的成員來自世界各地,年齡從4歲到50多歲;少兒班多是在北美出生的華裔, 和美國家庭收養的中國孤兒。他們在華夏不但學跳舞, 還體驗與承續著中國的文化藝術, 隨著她的舞, 這些遠離故鄉的華夏遊子, 在舞蹈中伴著醉人的旋律, 走進東方江南水鄉的漁舟荷色和青藏高原的雪山天路……

  劍舞是徐小方的成名作。 2000年, 小方藉《木蘭》的故事, 改編了一場舞劇, 前半場表述了少女木蘭在安靜平和的村莊的生活, 後半場則用劍舞為表現了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故事。演出時,八百人的劇場座無虛席,鴉雀無聲, 當看到木蘭和戰友從硝煙瀰漫滿目瘡痍的陣地爬起,前赴後繼保家衛國的場景,許多觀眾的感動流下了眼淚。演出完畢, 觀眾反響熱烈, 掌聲雷動, 人們圍著演員久久不願離去, 他們激動地說: 「從沒想到能在這個小劇場看到這麼精彩的中國舞劇, 這麼好的演出! 」

  小方對舞蹈藝術的追求永無止境, 為了奉獻給觀眾一場高質量的藝術大餐, 她在資金有限,專業人員匱缺的條件下, 事事親力親為精心設計努力操辦。例如《木蘭》, 由於前後兩場的故事反差大, 參演的演員多, 要求舞蹈動作的編排、表現方式、音樂、道具、燈光、背景要求都不相同, 加上票務廣告贊助,幾乎所有的事情均由她一人操辦。就在演出的前兩天, 勞累過度的徐老師意外出了車禍, 三根肋骨骨折伴血氣胸, 急診處理後需住院觀察治療, 徐小方惦記著兩天後的演出, 執意不肯住院, 大夫說: 「妳傷得太重, 還不能站立行走, 不能離開醫院的監護系統, 倘若明天妳能站起來, 我就讓妳明天出院!」 第二天一早, 大夫走進病區, 驚詫地看見瘦弱的徐小方直直地站在她病房的門口! 就這樣,倔強的小方出了院,帶著傷口, 坐著輪椅指導了一場成功的演出!

  小芳對舞蹈有著源源無盡的創作激情,她執著的用舞蹈來訴說故事表達情感。她所編排執導的《木蘭》、《梁祝》、《芳華》等舞劇和舞蹈詩《黃河》, 以及30個古典和民間舞蹈,包括表達她對父親思念的《秋》,均感人至深! 她的華夏,也多次受邀參與州及哈維郡的舞蹈年會、新澤西的長木花園、約翰.肯尼迪藝術中心、美國國家博物館、 美國國務院和中國大使館的重要活動的演出。

  作為學生的家長,我親眼目睹了她在創作大型舞蹈劇過程中所經歷的喜怒哀樂和付出的勞苦艱辛。十分慶幸能有機會在她的作品中享受舞蹈的美妙和體味東方文化的深奧神秘,這種享受伴隨著她和華夏成員的青春花季,給我們的生活中帶來的無限快樂讓我們受益。值得一提的是, 自華夏成立以來, 從舞蹈中心走出的20多名青年學生, 無一例外的有了自己或完成了自己的學業, 這些高質量的舞蹈演員遍佈北美, 成為連接中西方文化的橋樑!

  「北風那個吹, 雪花那個飄……」喜兒在輕巧地移動著她的足尖, 焦急地等著外出的爹爹回家過年……

  年輕的徐小方再次浮現在我的眼前。啊! 這是她在北美繼續她舞蹈生涯的第二十二個年度演出了! 在每一個慶祝她寫滿故事的日子裡, 她給我們的不是鮮花和美食, 而是她嘔心瀝血精心編排而奉上的舞蹈盛宴。 正是這些一場又一場的舞蹈盛宴, 讓我們感受到了代代相傳的中國舞蹈藝術的精髓, 和徐小方老師永不褪色的青春年華!

作者簡介:王蘇娜, 早年從軍,畢業於西安第四軍醫大學,行醫於武漢同濟醫科大學同濟醫院。一九九四夏來美進修學習。現為註冊金融服務代理, 華府作家協會會員。  

(載自《華府人物文集》)

【本欄目文章版權歸華府作協所有】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