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異 國 鄉 人》

(《文繫中華》第十期)

作者:毛華

  沒想到在美國大華府碰到了我的學生馮寧平,(Washington,DC, Maryland and Virginia 總稱為大華府地區),真可謂有緣千里來相會。

              那是一個秋高氣爽的艷陽天,我應邀參加寧夏同鄉會組織的戶外聚會活動。同鄉會是在美國的華人的社團之一。從中國大陸一個省來的人聚成一個小團體,選在週末或節日時聚個餐,搞搞不同的室外文體活動什麼的。老鄉們聚在一起聊聊家鄉的家長裡短,吹吹令人回味的往事,交流在美生存的經驗教訓,聽聽說說久違的鄉音,過過家鄉風味小吃的癮。

「老師好!」一位身材苗條的女士向我打招呼。我感到詫異,正想問個究竟,那女士落落大方面帶微笑地解釋;「我是您的學生馬莉啊,不認識了?」我似乎有點印象地點點頭。馬莉馬上從遠處的一棵大樹下拉過來一位男士,她介紹說:「這是我的先生馮寧平,他也是您的學生。」

              寧平是個瘦高個,剃了個小平頭,五官端正,一看就是個憨厚的人。他和太太尊稱我為老師,我雖然高興但又覺得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繞了半個地球,居然能在無意中遇到同鄉又有師生之誼的人。從簡單的交談中得知,寧平拿到博士學位後,在美國一直從事生物醫學方面的研究工作。後來我漸漸地發現,原來他還是華府的大忙人,工作之餘的時間都奉獻給華人的社區活動了。每年春節和元宵節大華府的華人都要舉辦迎春晚會和元宵節廟會。寧平幫著搬桌子挪板凳,佈置會場;社區開個健康諮詢會,他幫著聯繫組織醫務人員和義工;家鄉來了代表團,他開車迎來送往。

              後來,他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幫忙人,被推選為大華府的華人領袖之一。從寧夏同鄉會會長,當到了西北同鄉會會長,最後他擔任了大華府同鄉會聯合會的會長。可卸甲變成普通一民後,他為社區服務的熱情絲毫不減。怪不得他太太在電話裡嗔怪道:「他就是家裡的一個影子!」說實在的,他忙成這樣,還是多虧有一個能理解他支持他的太太。我真為有寧平這樣一個精力充沛、熱心參與的老鄉、「學生」感到欣慰。

              更使我驚奇不已的是寧平竟然也唱起了戲,跳起了舞。他參加了華府西北同鄉會建立的一個秦腔劇社。秦腔是中國西北地區的地方戲,它的腔調高亢,音域寬宏,很不容易唱。可在美國這小小的一隅,居然有人唱起了秦腔。寧平在傳統秦腔劇《櫃中緣》中飾演了個跑龍套的差役,他穿著那身行頭顯得滑稽可掬。每次看見他在戲裡的樣子,我都忍不住想笑,覺得他的熱心有時近乎於「痴傻」。我知道他並不具備任何表演天賦,可只要社區需要,做個杵著根木棍在台上站十多分鐘的「差役」,或者扭著動不動就順拐(同手同腳)的秧歌步,我是會覺得難為情的,可他卻一臉認真,樂在其中。

              其實,我小瞧了寧平的熱心腸。他那熱心勁兒是有沉澱之谷的。他告訴我,驅使他馬不停蹄地送熱心是因為他想幹兩件事:一為社區的華人營造中華傳統文化的氛圍。比如,舉辦春節大聯歡,組織西北鑼鼓隊,太極社等。再有,就是鼓勵華人融入美國主流社會,做真正的美國人。如,組織華人參加七月四日國慶大遊行。舉辦社區義務健康服務日,為買不起醫療保險的居民義診。把歡慶新春和 NBA 球賽搓合在一起,年年在華盛頓的 Verizon 中心,讓人們一面觀看高水平的美國職業籃球聯賽,一面又沉浸在中國新年張燈結彩的歡樂中!

              在大華府居住的華人很多,據說已超過三百萬。茫茫人海中,有孤身奮鬥的,有正建新巢的,有養家糊口的,有頤養天年的,有四室同堂的。華人在美國就像潑墨山水畫中的色彩。在那青山巒疊鬱鬱蔥蔥的圖畫中,華人是邊緣瘀積的濃重墨綠,或是淡如月白的星星點綴。雖然,人在哪裡生活都會「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的時候。但身處異國它鄉,所面對的挫折、苦痛、惆悵、迷惘會更扭曲,更淋漓。

              人在脆弱的時候都需要有人點起一把火,照亮和溫暖周圍的人。這個人不一定是個大英雄,像寧平這樣的熱心人就行。

作者簡介:毛華女士,在美國大華府地區生活 15 年。是華府作家協會會員。畢業於中國北京醫學院,來美後一直從事醫藥研究工作。本人愛好文學和寫作,業餘時間主要從事華語的教學和寫作,在本地華人報紙上發表多篇文章。

(載自《華府人物文集》)

【本欄目文章版權歸華府作協所有】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